宵山 つばめ

大概是個放文的,APH、UL、BH6和寶石之國同人為主,BG、BL、GL兼有
布袋戲相關創作今後將更新於子站→http://senya-ichiya.lofter.com/
噗浪→http://www.plurk.com/tsubame0716

【寶石之國】金紅石の如き心 (帕帕拉恰X金紅石) 04

閱覽前注意:


》CP為帕帕拉恰X金紅石(露琪爾)
 
》日本大正時代PARO,角色姓名捏造注意

帕帕拉恰→鋼野蓮也(Kouno Renya)

金紅石→金澤紅璃(Kanazawa Akari)

翡翠→南海翡翠(Nankai Hisui) 

黑曜石→黑岩曜子(Kuroiwa Youko) 

》有性化注意(帕帕拉恰為男性,金紅石、翡翠和黑曜石為女性設定)

 

》預警:因為劇情需要,本文中將會出現自創角色(反派),佔有無法忽視的,相當數量的戲份,並會做出一些很過份的事,若無法接受請無視這篇文,並請讓這邊先為造成了您的不快道歉(土下座)


 

 

 

 

 

 

 

如果以上都OK↓

 

 

 

 

 

 

 

 

 

 

 

  一踏進校門,紅璃就察覺身旁似乎糾繞著詭異的氛圍。就像前一天降下了一場不祥的暴雨那樣,無數不知道印了什麼的劣質紙散落在走廊與教室四周。她強壓著恐怖的預感,和平常一樣走進教室時,才發現同學們竟然都圍在自己的座位旁。一見到她,半是擔憂,半是好奇的視線便一齊投了過來。

 

  紅璃有些畏懼地看向課桌,眼前赫然映出自己的名字。課桌上堆滿了那詭異的傳單。粗糙的紙上,大大地寫著自己的全名,同時還像羅列罪名那般,寫滿了「堂堂與男子姦通」、「無德淫婦」與其他更不堪入目的辱罵之詞。

 

  等等──怎麼回事?這些是誰放的?為什麼要⋯⋯紅璃的大腦陷入了一片混亂。但現在的狀況顯然容不得她來發問。同學們的表情看起來像是為她擔心,實際上散發出的卻是想聽她解釋或澄清什麼的氛圍。

 

  最後還是與她比較要好的班長翡翠以艱險的聲音開了口:「妳是惹到什麼奇怪的東西了?」

 

  「⋯⋯」就算被這樣問了,紅璃心中還是毫無頭緒。最近我有做什麼可能遭人怨恨的事情嗎?難道是因為從預備校的窗戶往外跳被發現了,或者是和蓮也在三越百貨把香水瓶當水槍玩,惹怒店員了嗎?但不管怎麼想,這些應該都不值得如此憤怒。還是父親在看診時發生了什麼嚴重的疏失?可是這樣的話,直接到醫院抗議不是比較快,也比較有效果嗎?又或者是蓮也⋯⋯

 

  一想到蓮也,驚慌立刻像一盆冰冷的水那樣從頭頂潑下。蓮也會不會也遇到了一樣的狀況?中學一班怎麼處理這種狀況?男學生們又會有怎麼樣的反應?如果他的姨媽和姨丈生氣了,那該怎麼辦?因為身為女性,這些事她都不被允許知道。

 

  「金澤同學,老師說⋯⋯請到教職員室!」

 

  這時,同學黑岩曜子推開門,衝了進來。呼喚聲打斷了她的思緒。氣喘吁吁的她不只臉上的表情,連望著自己的眼神都透露出慌亂。

 

  紅璃朝翡翠望去,翡翠也把臉轉向她。無言地對視了一眼之後,翡翠就與她並肩一起往教職員室走。

 

  「報告,我是二年級的金澤。」走進教職員室,雖然大家的注意都立刻指向了她,紅璃還是大聲說道。

 

  「我是班長南海。」身旁的翡翠也在受到質疑之前就表明了身份。

 

  「相信不必多說,妳一定知道我們是為了調查今早散布在校園裡的傳單,才請妳過來的。」班導師先開了口。

 

  「關於此事,我們已經致電妳父親了。」校長的額頭上擠出了好幾條苦惱的皺紋:「只是迄今都沒有接到任何回應。」

 

  「現在是門診時間,他可能還在看診⋯⋯。」紅璃反射性地為父親辯解。而班導師應該也知道金澤家僅有她與父親相依為命。因此沒有繼續追問。但接下來,話題馬上就移回那些傳單上。

 

  「對於放置這種傳單的理由,妳有任何線索嗎?」

 

  「完全沒有。」她立刻回答。要是真的能想起什麼線索,剛才早就告訴翡翠了。

 

  「妳真的不曾與發生過有損貞操的行為?」

 

  「或是,捲入別人的情感糾紛?」

 

  教師們就像排練好了那樣,你一言我一語的問。雖然拐彎抹角,但目的很明顯地是要逼她承認那些傳單上的內容並非空穴來風,好把這件事做個了結。

 

  「全都是沒有根據的誹謗!」她堅定地反駁道,聲音聽起來有些憤怒。

 

  我從來沒有做過,應該受到這種羞辱的事情啊!雖說逃課不對的,但自己也不過是和從小就相識,情同手足的少年去文具店買了個相框,然後一起吃了點心而已。這難道是不被允許,甚至應該受指責的嗎?

 

  「既然這樣,為什麼會有人寫這樣的紙條?」

 

  「我知道自己沒做過失德的行為,所以能肯定的回答。至於為什麼會有人散佈這種東西,不知道的事情,再怎麼問也只能回答不知道啊!」

 

  聽到這樣的回答,校長似乎不太滿意,還想再逼問,沒想到翡翠竟然先開了口:

 

  「比起責怪受害的金澤,應該要先檢討學校沒有盡到管理責任,竟然讓身分不明的人進到校舍內散佈這些東西吧!」

 

  不只老師們,連紅璃都愣住了。雖然知道翡翠原本就是正義感強烈的性格,但還是不敢相信她竟然會為了自己出言反抗校長、主任和導師。

 

  此時父親終於回電了,他的意見與翡翠一樣,對於學校竟然放任心術不正的人進入,害女兒受到如此大的驚嚇和侮辱表達了很大的憤怒。

 

  被激烈地抗議了一番後,老師們也不敢再為難她,說了幾句「在校外行動務必多加注意」之類沒意義的叮嚀,就放她回到教室。大部分的傳單都已經在曜子的指揮下被撿拾起來,用繩子捆住堆在教室一角,準備丟進焚化爐燒掉了。但紅璃還是一整天都如坐針氈。她擔心翡翠因為在教職員室幫自己出頭而惹來不必要的麻煩,更擔心蓮也會不會也遭遇到什麼事情。宣告放學的鐘聲一響起,她就想立刻往校門口奔去,但是不行,她站起身,追上以輕盈的動作背上書包,正準備離開的曜子。興趣是玻璃雕刻的她似乎打算在放學之後直接前往工坊,因此手上除了書包之外,還提著一個工具箱。

 

  「多謝啦!」對著她的背影,紅璃雖然有些害羞,但仍然盡力地喊了出來。

 

  「欸嘿嘿!客氣什麼?」曜子舉起左手朝她揮了揮,那個看起來有點沉重的工具箱也跟著搖晃,裡面的雕刻刀發出像是切削冰塊一樣,喀啦喀啦的清爽聲響。

 

  接著,她走近還在坐在書桌前整理著出勤記錄的翡翠:「早上真的很謝謝妳。」

 

  翡翠不可置信似的抬起頭,與她四目相對又立刻撇開視線,表情看起來有些侷促:「身為班長應該做的事而已。」

 

 

T.B.C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