宵山 つばめ

大概是個放文的,APH、UL和BH6同人為主,BG、BL、GL兼有
布袋戲相關創作今後將更新於子站→http://senya-ichiya.lofter.com/
噗浪→http://www.plurk.com/tsubame0716

【UL】在世界的角落數著一、二 (沃肯多妮、雪莉多妮)

閱覽前注意:

 

 

 

》CP為沃肯X多妮妲以及雪莉X多妮妲,其他CP可能包含

 

背景全架空,但是仍可能有參雜自我認知的R卡據透與捏造

 

》作者是沒救的多妮廚


》2016年聖誕節與雪莉生日特別番外

 

 

 

 

 

如果以上都OK↓

 


 


 

 

 

 

 

 

 

 

 

 

 

 

 

 

 

 

 

 

 

《Irreplaceable Things》

 

                                                        番外·在世界的角落數著一、二

 

 

 

 

 

 

 


 

 

 

 



 

 

    一場實驗剛告結束,擔任助手的多妮妲還披著白袍,就匆匆地推開門,跑出了實驗室。因為今天晚上,她必須和沃肯博士一起在大學舉辦的冬日祭舞會上開舞,不趕快換裝準備不行了。

 

    回到自己的房間,走進更衣室,她脫去白袍,一根根抽出髮夾,拆下用以籠住頭髮,將它們固定在身後的黑髮網,再解開髮辮,房間立刻像點起了大吊燈那樣一下子被光輝所填滿,亮了起來。

 

    用骨螺型的髮梳輕輕梳了幾下,方才還結成一條粗辮,從順地盤繞在腦後的長髮,又變得和張在織布機上的經線一般平直整齊。

 

    多妮妲放下梳子,打開衣櫥,她打算先換上禮服,戴好首飾,再決定要梳什麼髮型。為了配合冬日祭的主題「純潔的處女」,她必須穿上象徵聖潔的深藍色禮服,但是繫在襟前的蝴蝶結、寶石領針、手鐲以及頭飾當然都還是紅色的。如此一來,就連有些沉重的深藍好像都變成了屬於她的顏色。

 

    看著鏡子裡自己身上穿著的及地長裙,她想起了在繪本中看過的女武神瓦爾基麗雅。於是將一部分的頭髮編成細一點的辮子,用織入金線與銀線的紅緞帶繫在頭上,另一部分則自然的放下。在她走動時,長得足以蓋過大腿的髮絲就跟著在背後輕輕搖曳,散發出天使翅膀般的華光。

 

    在參加舞會前,有些人會用特殊的藥水將頭髮的顏色漂染得更淺,或是在做好造型之後再用粉撲為頭髮灑上亮粉。但是多妮妲完全不需要依靠這些外物,她的一頭金髮就像是沖洗過麥達斯王雙手的瀑布一樣。

 

    服裝和髮型都打理好之後,多妮妲用鑰匙打開珠寶盒,取出解開費馬大定理時博士送給她的鑽石項鍊戴上。接著很自然地把手伸向某個格層。然而,卻什麼都沒有碰到。

 

    圍繞在身邊的空氣彷彿忽然變成了不同的物質。異樣感、不安、接著恐懼就像一隻冷冷的手捏住了她的心臟。

 

    不見了!

 

    一直都收在身邊的那個胸針,不見了!

 

    從我的眼前,消失,不知到哪裡去了。

 

    多妮妲翻找起了珠寶盒,掀開每一個夾層的蓋子,拉開每一個抽屜仔細尋找,一絲不苟的動作看似冷靜,微微顫抖著的手腕卻洩漏了她的慌張。

 

    她在尋找的,是一個北斗七星造型的胸針。尺寸大約只有五、六公分,設計卻非常別緻。銀色的星星排成了勺子一般的形狀,天樞、天璣、天權、玉衡、瑤光五顆星星上還鑲了透明的寶石。然而這寶石絕對不是真正的金剛鑽,頂多是鋯石或人造水晶,本體的材質應該也僅是鍍上銀的鎳或黃銅。

 

    像這樣便宜的小首飾,應該不會被小偷當成目標,可是,為什麼它不見了?在我和博士一起做實驗的時候,有誰可能溜進這間更衣室?上一次看見它,是在什麼時候?

 

    這時,她才想起今天早上去實驗室幫忙之前,也別上它了,現在應該還在那時穿的衣服上。多妮妲趕忙從椅背上抓過那件才剛脫下,還沒收進衣櫥裡的衣服,往它的襟前摸索。那是一件用暗紅色絨布裁成的連身裙。領子很小,袖口也用三顆鈕扣緊緊束起,設計明明如此簡素,與這只胸針卻也非常相配。幸好胸針沒有脫落,還牢牢地扣在連身裙的領子下方。大概是因為換衣服時有些太匆忙,才忘記先將胸針拆下來了。

 

    重新找回胸針,多妮妲以仍在顫抖的手握住它,用力到感覺星星的角都陷進了皮膚。

 

    為什麼要這樣握著它呢?這胸針又不是由高價的珍貴材料製成,做工也沒有多精緻美麗。我也不記得它有什麼值得紀念的特殊意義。可是,我卻沒有辦法鬆手,將它放下。

 

    多妮妲試著對用力到僵硬的指尖下達「放開」的命令,手指卻紋風不動。身體是誠實的,而且很清楚地知道她根本就不想放開。

 

    多可笑啊!脖子上掛著一顆這麼大的鑽石,卻無法放開一只不值錢的胸針。可是就算現在有人闖進更衣室,要搶走這條鑽石項鍊,我可能也不會放開手,去保護它吧!

 

    為什麼?

 

    為什麼,我會如此害怕失去這個胸針呢?

 

    不知道、不明白、無法回答、找不到答案……如果硬是去想,好像會有一個無底洞直接從胸口張開。算了……管它是為什麼,就和平常一樣,把它戴在身上不就好了嗎?這樣想的同時,手指總算恢復了一點知覺。她用比平時遲緩了些許的動作將針穿過具有厚實感的深藍色布料,扣好固定住,再噴上花果香調的香水之後,就離開更衣室,走下樓梯回到客廳。

 

    身穿雙排扣長禮服的沃肯博士,已經在那裏等候著了,一看見多妮妲的身影,就朝她伸出了一隻手臂。多妮妲攬著他的前臂,兩個人一起坐上大學派來迎接的馬車,前往舉辦舞會的禮堂。

 

 

    用過晚宴,舞會旋即開始。和沃肯博士跳完一隻華爾滋作為開舞後,兩人便得開始各自面對不同的舞伴。沃肯博士非常擅長社交舞,與任何身材、年齡、身分,舞蹈技術高明或不高明的舞伴,都能配合得恰如其分,讓與他共舞的幾分鐘變成令人享受的時光。

 

    多妮妲的舞技與節奏感也稱得上優秀,卻不像博士能自然地配合不同舞伴,但年輕又美麗的她可是就算一動也不動地站立著,也顯得閃閃發亮的存在。邀舞的人自然絡繹不絕。

 

    與擔任主賓的校長,以及幾位比較年長、位高權重的工程師都共舞過一輪之後,多妮妲開始感到有些疲倦了。在晚會上,博士通常會允許她喝一點點酒。於是多妮妲取了一杯香檳,像握著魔杖的妖精那樣,以白皙的手指捏著纖細的玻璃杯腳,一個人走出舞廳到陽台上,倚著欄杆小口啜飲。

 

    身周一片黑暗,只有杯中不斷往上冒的氣泡彷彿封存了些許水晶燈的光亮那樣,還微微地閃爍著。昨天下了一場雪,積雪反射著星光,顯得十分寒冷。

 

    北方的天空中,浮著幾顆青白色的星星。用幾段曲折的直線將這五顆星星連在一起,就成了仙后座。多妮妲像在計算踏下舞步的節拍那樣數著一、二,將仙后座的第一和第二顆星連在一起,往後拉長,再向前數到五找出了北極星。

 

    時值冬季,北斗七星還在北極星的另一端,地平線的下方沉睡,暫時看不見。但是不用擔心,不用慌張,無論如何,一定能再次相會的!

多妮妲將手伸向胸口,觸到了那枚胸針。我就在這裡!一直都在!金屬的冰涼觸感彷彿在這樣告訴她。

 

    在仙后座的照耀下,鑲嵌於星形座台上的寶石,閃著清澈的光芒。

 

 

    此刻在世界的另一個角落裡,一個少女坐在緊靠窗欞的桌前,以鋼筆書寫著什麼。熄燈時間快到了。雪莉放下筆,打開垂掛在胸前的懷錶,專注地看著即將重疊在一起的時針與分針。

 

    終於越過二十四與二十五日的分界後,她就像是在吹熄生日蛋糕上的蠟燭那樣,「呼」地一聲把油燈的火給吹滅。接著,她伸手拉開窗簾。清冷的空氣立刻透了進來。在北方的天上,浮著五顆排列成山形的星星。是仙后座。

 

    雪莉解下別在羊毛披肩的胸針,捧在手掌上。也是仙后座形的胸針被她這樣捧著,就好像天上的星座倒映在她的掌心上一樣。

 

    「一、二,四、五」眺望著凍結的深青色夜空,雪莉低聲數著,將仙后座的第一顆與第二顆,第四顆與第五顆連接在一起,找出了北極星。想像在它的另一端,七顆排成杓形的星星閃耀著。雖然看不見,雖然在地平線的另一方,隔著不知道有多長的距離。然而,我們確實是相繫在一起的。

 

    「春天快到了!」雪莉悄聲說道。被冷風凍紅的臉上,浮現出了一個溫暖的微笑。

 

    馬上,又能看到北斗七星了吧!

 

 

FIN

--------------------------------------------------------------------------------------------------------------------------------------

 

一些典故、捏他解說:

 

瓦爾基麗雅(Valkyrja):北歐神話中的女武神,在華格納歌劇《尼伯龍根的指環》中亦有出現

 

麥達斯王(Μίδας):希臘神話中的弗里吉亞國王,因為對酒神有恩而得到點石成金的能力

 

雙排釦長禮服(frock coat):19世紀中期至20世紀初期時流行的男性正式禮服。現在已被晨禮服取代,但仍有些國家用於軍禮服。

 

北斗七星與仙后座:均為可用來尋找北極星的指極星座,其中北斗七星常用於春夏季,仙后座則多用於秋冬季。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