宵山 つばめ

大概是個放文的,APH、UL和BH6同人為主,BG、BL、GL兼有
布袋戲相關創作今後將更新於子站→http://senya-ichiya.lofter.com/
噗浪→http://www.plurk.com/tsubame0716

閱覽前注意: 


》2017母親節賀文,其實本來想寫個三篇但先踩個線(掩面)

 

》庫勒尼西&瑪格莉特母子中心,無CP

 

》劇情是來自最近看過的作品,最先猜中原neta的人可點文(以留言時間為準)


如果以上都OK↓

 

 

 

  煙塵散去時,出現在前方的並非魔物或異形的怪獸,而是一個身材纖細的美麗女人。就算看到了忽然出現這個空間中的高大男人與兩個少年,她臉上平穩的笑容也沒有改變。希望是一場有用的實驗呢!那微啓的嘴唇彷彿正如此低語。

 

  「哎呀,是個和我們一樣的,沒辦法像抓蝙蝠那樣交給大叔了!」兩個少年中看起來比較年幼的傑多抱怨似的說,手卻已經準備從背後抽出作為武器的繩索來應戰。

 

  「讓我來吧!」和領隊的阿奇波爾多與隊友傑多不同,已經恢復了部分記憶的庫勒尼西低垂著頭,聲音像是警戒或憤怒似的僵硬,吐出的話語卻是在平常基本上不可能聽見的請求。

 

  「喔!尼西你對這個女人有什麼印象嗎?」阿奇波爾多記得之前曾經聽徒弟形容她是「令人毛骨悚然的女人」,但此刻庫勒尼西凝視著她的眼神卻比起畏懼更接近某種複雜的執著。這個女人似乎是個工程師,和出生於導都的庫勒尼西說不定有什麼淵源,因此阿奇波爾多很乾脆的就決定把打敗她的任務留給庫勒尼西,帶著傑多往前走去:「那就拜託你了,小子!」

 

  「有什麼問題記得叫我嘿!」傑多也朝他揮了揮手上的繩索,示意假如應付不了的話隨時可以找自己幫忙之後,就隨著阿奇波爾多繼續往前探索。

 

  於是眼前寬闊的這塊荒野中,就只剩下庫勒尼西與這個幻影般的美麗女性。看著她那張與相片如出一轍的臉,庫勒尼西感覺本應只存在於記憶中的瘋狂夢魘又如同漆黑的濁流一樣淹沒了胸口。這股濁流凝聚成了那始終陪在他身邊的異形幻獸,順從著他的衝動撲向了那個女人。

 

  「很危險呢!」然而就好像一直陪伴在他身邊的幻獸也與她十分熟悉一樣,女人靈巧地操縱著浮動記錄儀投影出來的幻影,避開了牠的攻擊。反手以浮動記錄儀中的混沌元素放射出光線,奪去了庫勒尼西的力量,同時在他的面頰上擦出了一道傷痕。

 

  輕微的疼痛將那股殺意攪得更加混濁。庫勒尼西站穩腳步後,將距離拉近,再一次出擊。這次沒有再讓女人閃過了,幻獸的攻擊將她纖瘦的身軀折成了く字形,飛濺而出的紅色水滴墜落於地之前,就如同幻想般溶解於空氣中消失不見。

 

  「咳……你叫做……庫勒尼西對吧?」被彈飛到了遠處的她支起身子,以比方才更感到興趣的眼神看向他的臉:「真是奇妙的感覺,難道這就是Déjà vu?」

 

  雖然在戰鬥中漸處劣勢,她還是保持著游刃有餘的態度。相反的,應該是處於上風的庫勒尼西卻感覺自己好像正站在隨時會崩塌的山壁上。趕快把這場戰鬥結束吧!一定就像之前一樣,不會有問題的!他告訴自己,準備再度從虛空中召喚出幻獸。然而在他作出任何動作之前,女人的神情卻突然出現了明顯的動搖……

 

  「你到底是誰?」倒映於她瞳中的是自己的身影,但庫勒尼西卻感覺她正注視著的,是不存在於這個時刻,不存在於這裡的什麼東西:「你的父母在哪裡?怎麼會讓你一個人在這種地方?」

 

  聽見這句話,原本就真的僅是勉強支撐著的,庫勒尼西的理智完全崩解了。原本應該順從於他的幻獸就像掙脫了束縛那般張開獰笑著的大口,將她吞噬進那片或許一直環繞於庫勒尼西身邊的孤寂、絕望之中。

 

  女人的身影完全消溶了,周圍的風景也搖晃著開始改變。他聽見有人在交談,雖然聽不太清楚內容,但已經可以分辨出是引導者、傑多和阿奇波爾多的聲音。溫熱的水滴流過臉頰,他以為是瑪格莉特身上反濺回來的鮮血,用手掌接住卻發現是透明的。

 

  這是……怎麼回事?我為什麼要哭呢?庫勒尼西咬牙想吞下嗚咽聲,眼淚卻止不住地不斷落下。

 

    「喂!走了啦!」前方傳來傑多的呼喚。少年的聲音雖用不耐煩掩飾了,臉上卻仍寫滿藏不住的擔憂。

 

  「嗯!」庫勒尼西應了一聲,以手背抹去淚水,握住那隻朝自己伸來的手,繼續跟著少年、男人以及嬌小的引導者向前走去。

 

 

END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