宵山 つばめ

大概是個放文的,APH、UL、BH6和寶石之國同人為主,BG、BL、GL兼有
布袋戲相關創作今後將更新於子站→http://senya-ichiya.lofter.com/
噗浪→http://www.plurk.com/tsubame0716

【寶石之國】金紅石の如き心 (帕帕拉恰X金紅石) 03

閱覽前注意:


》CP為帕帕拉恰X金紅石(露琪爾)
 
》日本大正時代PARO,角色姓名捏造注意

帕帕拉恰→鋼野蓮也(Kouno Renya)


金紅石→金澤紅璃(Kanazawa Akari)

》有性化注意(帕帕拉恰為男性,金紅石為女性設定)

 

》預警:因為劇情需要,本文中將會出現自創角色(反派),佔有無法忽視的,相當數量的戲份,並會做出一些很過份的事,若無法接受請無視這篇文,並請讓這邊先為造成了您的不快道歉(土下座)


 

 

 

 

 

 

 

如果以上都OK↓

 

 

 

 

 

  沿著這條小路,越過緩坡到另一頭,便是人來人往的車站。乘上列車,再次走出車站時,就到達三越百貨的對面了。大概因為兩人身上穿著的是學生服,珠寶、禮服、化妝品專櫃的店員都對他們視若無睹。但這樣反而可以更自在的瀏覽有沒有什麼感興趣的東西。


  經過香水店時,蓮也隨手從架上抓起了一瓶香水,捏著和酸漿果實一樣圓滾滾的氣囊,像在玩水槍那樣以噴頭瞄準她,紅璃趕忙伸手阻擋:


  「不行!衣服上沾到香味的話,會被父親發現的!」

  接著兩人在一家招牌上寫著「西洋骨董‧文具」的店門口停下了腳步。雖然招牌上這樣寫,但陳列在櫥窗裡的,大部分都是一些不知道從何處收集來的工藝品,或比起骨董更接近舊物的舶來品雜貨。


  「妳看!這個很可愛對吧?」他從縮小版橡木酒桶般的筆筒,與船錨造型的鑄鐵製紙鎮之間,捧起了一個木雕相框。因為邊緣雕刻著蓮花與荷葉,放在裡頭的照片就像隔著一片荷塘看見的風景。


  「是很可愛,」紅璃接過了那個相框。看起來像是鐮倉雕,但其實並沒有塗漆,因此很輕巧,價格也沒有想像中昂貴。她以指尖輕觸荷葉翻捲起的葉緣,輕微的凹凸觸感十分細緻:「但⋯⋯」


  但是它只能橫著擺,可能不太適合用來放結婚照⋯⋯浮現在心中的第一個想法差點脫口而出,幸好她及時在舌尖攔截了剩下的半句,但臉頰大概還是不由自主的紅了。


  似乎聽見了她沒說出口的想法,蓮也露出了微笑:「有什麼關係?還有很多其他的合照不是嗎?」


  蓮也買下那個相框,送給了她。店員將相框用絲棉裹起,裝進盒子裡,再用有著高雅的暗紅和海軍藍條紋圖案的包裝紙將它包住,繫上一條葡萄酒色的緞帶。


  將這份禮物小心翼翼地收進書包中,紅璃感覺胸中填滿了幸福。可惜蓮也似乎看不太出來。一離開文具店,就立刻帶著她搭上指針式電梯到頂樓,走進露天咖啡館。


  「哎呀!還是日式的甜點比較多呢!」拉開皮革製成的高背椅,在擦得光可鑑人的拼花木桌前坐定之後,蓮也翻開菜單,看著畫在上頭的琥珀羹、黑糖刨冰和蜂蜜蛋糕,有些驚訝的說。的確,與摩登的裝潢不同,這家咖啡店提供的西式甜點只有一兩種蛋糕,與昂貴的冰淇淋而已。紅璃點了餡蜜,蓮也則點了蕨餅。因此服務生乾脆把兩份黑糖蜜裝在同一個容器中端上來給他們。「要吃一口嗎?」蓮也用竹叉戳起一塊沾滿了黃豆粉的蕨餅,送到了紅璃面前,她只能張口吃下。好甜!多虧這塊蕨餅,之後用湯匙挖起,送入口中的餡蜜,無論淋上了多少黑糖蜜,都嘗不出甜味了。



  然而她的甜蜜心情只持續到在巷口和蓮也揮別。因為一穿過診所的大門,繞過診療室回到自家,就發現父親正站在玄關,狠狠地瞪著她。


  「預備校打電話過來告訴我,古文課妳今天缺席了。」


  「因為蓮也覺得待在教室裡有點悶,所以我們就去外面自習⋯⋯」沒有想到竟然馬上就被揭發,紅璃只能支支吾吾的解釋,在驚慌中匆忙編出的小謊言,大概馬上就被看穿了吧。


  「自習?好啊!明天我就去警告那小鬼,下次考試古文沒拿到八十分,就不准再上門來!」金澤英壽氣沖沖地說,但隨即就像想起了什麼那般嘆了口氣:


  「罷了,這樣也只會讓妳更黏著要教他吧⋯⋯」


  「在成績方面,請絕不用擔心。」紅璃將手掌覆上父親的手:「成為醫師,繼承這間診所的志願,是從來沒有改變過的。」


  「當初真不該因為妳媽身體不好,就放任她把妳丟給那廝照顧⋯⋯」英壽以懊悔不已卻無可奈何似的口氣抱怨。


  被這樣抱怨的蓮也,其實身體也不太好。蓮也擁有高挑修長的身材,看起來很健壯,但其實他的體質相當虛弱,北方的寒冷風雪來襲以及梅雨季最溽暑的那段時間,幾乎都必須臥床休息。為他診察過好幾次的英壽和帝國大學醫學院教授都認為,這是因為他的身體器官天生就有缺陷。


  也因為是天生的疾病,以現在的技術找不到治療的方式。只能寄託希望於未來,而女兒正是為了這未來而拚命努力,這點英壽倒是比什麼都還要確定。


  正因這是自己也曾懷抱過的悲願,他很清楚再如何阻止都是徒勞的。身為父親也身為醫師,他能做的唯有祈禱女兒的希望得以實現而已。



  回到房間之後,紅璃打開書包,哼著歌將那份禮物取出。她本來想拆開它,把在入學式當天和蓮也一起拍的合照放進去。但是想到父親可能還因為翹課的事情在氣頭上,她還是把相框保持原狀收進抽屜,合照也放回相館的紙袋裡。


T.B.C

 

 

  紅璃父親的名字叫做金澤英壽(Kanazawa Eisu),取自銳錐石(銳鈦礦),是另一種二氧化鈦的礦物形態,母親的名字是「関子」(Sekiko)取自赤鐵礦,經常與金紅石共生的礦物。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