宵山 つばめ

大概是個放文的,APH、UL、BH6和寶石之國同人為主,BG、BL、GL兼有
布袋戲相關創作今後將更新於子站→http://senya-ichiya.lofter.com/
噗浪→http://www.plurk.com/tsubame0716

【黃金神威】骨 (宇佐美X門倉無差) 上

閱覽前注意:

 

》CP為門倉部長X宇佐美上等兵(就當他們按心情互攻吧)

 

》含有些許可能讓人不舒服的獵奇描寫

 

》BGM:天野月 - 骨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PzKegoFgXc






  如果有一天,你死了⋯⋯

 

  宇佐美回憶著抱住門倉的脇腹時,掌心傳來的粗糙觸感。或許是因為已經過了青年,腹部的皮膚有些鬆垂,但只要稍微施力握緊就會發現,在那底下是久經鍛鍊的堅硬肌肉。而且,就算被自己像這樣從身後撞上來抱住,門倉的身體也文風不動。

 

  「哇!屁股也一樣硬梆梆,為什麼門倉部長要把肚子練得這麼硬呢?」宇佐美把嘴唇湊近他的耳朵,一邊緩緩地吐氣一邊問道。不只是戲弄,他真的想知道,只是個看守部長的門倉,為何要在身上裝備一層這樣的肌肉盔甲呢?

 

  「要是忽然被誰捅了,剃刀的話至少還能擋住吧。」擋下他伸向臀部的手,門倉用與平常一樣溫吞的聲音,避重就輕地回答道。

  

  如果那麼堅硬的肌肉,變得和爛桃子一樣,指尖輕輕一壓就陷進去,接著如同夾雜苔蘚的泥漿般融化,沿著指縫滴落。曾被這層盔甲保護的臟器也腐壞,只剩下一層人皮,與空蕩蕩的骨架。

 

  那,就由我來為你縫製,可以遮蓋住這副骨骸的大衣吧。

 

  但是相對的,剩下的人皮,要讓我剝下來做成肌著。這樣一來不但能繼續穿在身上,與你肌膚相貼,還能把你的所有特徵都保存起來,就像鶴見中尉收集刺青囚犯的人皮,紀錄「無臉男」刻在上頭的暗號一樣。

 

  某日,宇佐美發現,在門倉的肩胛骨斜上方,比較靠近胸椎的地方,長了一個灰黃色,好像包著膿的東西。

 

  「都這把年紀了,還會長青春痘?」以指腹一下一下地按壓著那個凸起,宇佐美調侃道。

 

  「那不是青春痘,」門倉解釋的聲音聽起來十分無奈,指腹的觸感忽然消失,他馬上猜到宇佐美想做什麼,趕忙出聲制止:「不要擠!啊!好痛⋯⋯」

 

  來不及了,一聽見門倉說「這不是青春痘」,宇佐美就立刻以拇指的指甲掐住它,並且用力擠破。沒想到從破口爆出的,竟然不是米黃色的膿液,而是粉塊般的白色團狀物。

 

  「好噁!」這是宇佐美的直接反應。他雖然嫌惡地撅起了嘴,雙眼卻仍然饒富興味地望著不斷湧出的血與不明物。

 

  「還囉嗦什麼多餘的話?快幫我拿消毒藥來!」門倉皺起了眉頭,明顯在忍痛。宇佐美依言找出藥箱,將充塞在皮膚下的血與膿全都擠乾淨之後,以吸飽了消毒藥水的棉球壓住傷口,再貼上紗布。沒多久後那個傷口就結痂了,但還是留下了色如昆蟲翅鞘的疤痕。

 

  之後每次看見這個與周圍皮膚不同,有如貼上一層粗糙的薄膜般,反射出乾燥光澤的小傷疤,宇佐美的胸中都會湧起一股難以言喻的滿足感。和其他與生俱來的特徵不同,這個痕跡是我製造,是我在他身上留下的。

 

  發現門倉背後沿脊柱的凹凸,排列著間距相等的三顆黑痣時,宇佐美第一個想起的,是門倉曾托著他的下顎,以拇指和食指撫摩臉頰左右的兩顆黑痣,喃喃自語道:「好像天蠍座的兩隻爪子」接著才查覺這三顆排成一直線的痣簡直就像獵戶座的腰帶。不愉快的聯想在腦海中浮現,宇佐美賭氣似地將側臉貼上他的背脊。

 

  「你在做什麼?」背後忽然傳來體溫與柔軟的觸感,原本俯臥著的門倉不解地轉頭看向他,頸關節發出微細的吱嘎聲。在自身的視線無法觸及的背後,藏著三連星這件事,似乎還沒有人跟他講過。宇佐美也決定把它當作自己一個人的秘密,永遠都不要告訴他。

 

  擠破那顆「青春痘」之後留下的痕跡,排列在背脊上的參宿,都會一直留存著。就算到他的生命結束之後,我仍然能在剝下的人皮上,以指尖描摹出這些圖樣。就好像翻開無聊的中學教科書,便能看見印在紙面上的星座圖一樣。

 

  因為是總放置於身邊,觸手可及的事物,所以一定很快就能在不知不覺中遺忘,拉開再也無法取回的距離。然後一絲依戀也不留下的乾脆放棄吧!啊啊今天真是個美好的日子!就算是在世界盡頭的鐵壁中,還是有這麼舒服的春天太陽呢!沐浴在彷如平穩的情感一般溫暖的和煦陽光下,宇佐美以舒適的心情思考著。



T.B.C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