宵山 つばめ

大概是個放文的,APH、UL、BH6和寶石之國同人為主,BG、BL、GL兼有
布袋戲相關創作今後將更新於子站→http://senya-ichiya.lofter.com/
噗浪→http://www.plurk.com/tsubame0716

【寶石之國】その声のする方へ (帕帕拉恰X金紅石) 07

閱覽前注意:

 

》CP為帕帕拉恰X金紅石(露琪爾)

 

》含有大量捏造與自我設定注意

 

BGM:レミオロメン- 粉雪 Cover by Uru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Si6br3ToF4

 

 

 

 

  一聽見老師說「今天就到這裡」的聲音,帕帕拉恰立刻跨進了教室。在老師背後大大的揮手,向金紅石打過招呼之後,就恢復認真的表情,來到老師的面前仰起頭望著他問:

 

  「老師覺得這孩子怎麼樣?」

 

  「性格很沉靜,也很聰明。」和昨天傍晚帕帕拉恰帶他返回學校時的語調完全不同,老師說出「聰明」時並不像是在談論一件令人驚喜的事,反而透露著幾分擔憂。

 

  「所以,培養溫柔與智慧就是必要的呢!」帕帕拉恰倒像是已經考慮過了一切,所以一點也不擔心似的瞇起了眼睛,露出了笑容。

 

  「交給你了。」老師鄭重地對帕帕拉恰說,這讓金紅石有些慌張。雖然還沒有辦法完全了解這些詞彙的意思,但金紅石明白他們期許自己擁有的能力,決不是什麼都不做就可以輕鬆培養出的。

 

  「沒問題,就從做得到的開始一點一點來吧!」帕帕拉恰從容的回應: 「雖然最適合他的工作不一定是戰鬥,但先試試看總不會錯。」



  「黑曜石和綠鑽那邊都商量好了,先去拿把合適的刀,再請綠鑽指導你劍術!」

 

  揮別老師,帕帕拉恰隨即領著他前往黑曜石的工坊。看來在他上課的時候,帕帕拉恰已經先為他把需要的都張羅好了。抵達工坊時,黑曜石正跪在工作枱上,以膝蓋抵住青石打磨著一段刀鋒。「黑曜石!我們來了喔!」帕帕拉恰從背後呼喚了一聲。黑曜石這才轉過頭望向他們:「啊!你把小金紅石帶來了?嗯,依你前臂現在的長度⋯⋯」

 

  以視線測量過金紅石的手臂之後,黑曜石就抓起一把橫在枱面上的刀,朝帕帕拉恰扔去,接著從工作枱上跳下,踏著鞋奔向刀架,抽出幾把已經完成卷柄的刀擲向他們:

 

  「這把、這把、還有這把都拿去試試看!」

 

  帕帕拉恰在半空中攫起了第一、第二把黑曜石扔來的刀,第三把金紅石自己接住了。他模仿帕帕拉恰持劍的動作,掂量刀的重量會不會給左手和右手帶來太大的負擔,再用雙手握住刀柄上下揮動。第一把太輕、第二把又太重,第三把的重量剛好,但是刀刃太寬了,揮起來不太順手。直到第四把才感覺比較合適。

 

  「怎麼樣?哪一把最順手?」黑曜石問道,同時又選出幾把刀扔給他。金紅石都一一試過之後,還是選擇了第四把:「這把好了!」

 

  「這一把嗎?嗯,刀刃一開始就磨得太利很容易受損,先保持這樣,練習到可以出陣再幫你開鋒!」黑曜石為它配好護手與刀鞘後,將那把刀直接掛到金紅石身後:「加油吧小金紅石!」

 

  帶著這把刀,這次金紅石被領到了綠鑽面前。在他習得劍術前,午後時段的巡邏都會改由帕帕拉恰和黃鑽負責。

 

  「你的硬度只有六,韌度似乎也不算高,所以會造成劇烈衝擊的動作還是要避免,盡量多運用慣性和反作用力,知道了嗎?」

 

  或許已經很習慣負責教導新生的寶石劍術,綠鑽的講解既條理分明又有系統,但絕對沒有照本宣科之感。相反地,可以感覺到綠鑽考量過他天生的特質,教學時也很認真觀察他的表現,不斷在腦中分析怎麼樣的作戰方式對他來說最安全又最有效率。

 

  「這樣聽得懂嗎?金紅石?」關於戰鬥的講解告一段落之後,綠鑽問。

 

  「可能要先試試看⋯⋯」理論性的解說都聽得懂,但金紅石實在對自己能不能在實際做出正確的動作沒有自信。

 

  「說得也是。那你試著用擺振的動作劈砍最下面的那條橫桿。」綠鑽指向如一把梯子般懸掛在天花板上的木製橫桿。

 

  金紅石照著他的指示躍起、舉刀,朝著橫桿中心劈下。刀身撞到木頭時,前臂麻痺了一下。隨即重力就把身軀往下拉,刀尖打滑了,沒有完全切斷橫桿。

 

  「不可以只用手腕,要用整條手臂、肩膀和背去使力,還有在命中之後要立刻放鬆上臂,藉彎曲手肘吸收砍斷目標時的反作用力。」一直看著他動作的綠鑽扶穩在著地時差點摔倒的金紅石,沉著地點評。

 

  「我再試一次!」抬頭望向被砍斷了一半的橫桿,金紅石再次躍起。刀鋒畫出漂亮的弧線,同時劈斷了倒數第二根,與留有砍痕的最後一根橫桿。

 

  「帕帕拉恰說的沒錯,你真的是個理解力很強的孩子。」綠鑽讚許的說。

 

  「帕帕拉恰擅長戰鬥嗎?」金紅石問。

 

  「非常擅長,幾乎可以說是我們之中最強的。」綠鑽的回答不只是肯定而已。

 

  「那為什麼要麻煩綠鑽來指導我呢?」一直瀰漫在腦中的疑問脫口而出,金紅石才發現這樣的說法對於放下巡邏工作,來教導什麼都不會的自己的綠鑽實在太過失禮了,於是趕忙補上一句:「因為,老師昨天說過,在我能獨當一面之前,都要他負責照顧。」

  

  「他的戰鬥方式太過無規律了,不適合引導初學者入門。」綠鑽含蓄的解釋。

 

  「對呀!那亂來的樣子你只要看過一遍,就絕對忘不了。」在一旁的藍柱石也補充道。

 

  原來如此,他既信任綠鑽,也確實期望自己能夠學會守護自己與彼此的戰鬥技巧,才會把我託付給他指導啊。金紅石想著。

 

  「也許,他是希望培養出能和自己並肩作戰的搭檔吧」藍柱石低聲說道。金紅石想像著他戰鬥時的身姿,再次握起了劍。

 

T.B.C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