宵山 つばめ

大概是個放文的,APH、UL、BH6和寶石之國同人為主,BG、BL、GL兼有
布袋戲相關創作今後將更新於子站→http://senya-ichiya.lofter.com/
噗浪→http://www.plurk.com/tsubame0716

【寶石之國】金紅石の如き心 (帕帕拉恰X金紅石) 02


閱覽前注意:


》CP為帕帕拉恰X金紅石(露琪爾)
 
》日本大正時代PARO,角色姓名捏造注意

帕帕拉恰→鋼野蓮也(Kouno Renya)
金紅石→金澤紅璃(Kanazawa Akari)

》有性化注意(帕帕拉恰為男性,金紅石為女性設定)

》預警:因為劇情需要,本文中將會出現自創角色(反派),佔有無法忽視的,相當數量的戲份,並會做出一些很過份的事,若無法接受請無視這篇文,並請讓這邊先為造成了您的不快道歉(土下座)


 

 

 

 

 

如果以上都OK↓

 

 

 

 


  隔天是要上予備校的日子。紅璃的成績一直相當優秀,因此她用「為了考醫專預習」當做藉口,說服了父親讓她跟著蓮也一起上課。為了應付大學入學試驗而安排的課程相當密集,每天都要連續上兩個學科。在比較不擅長的數學課結束之後,蓮也就提議「古文實在太無聊了,我們翹課去逛書店還是三越百貨店嘛!」

  「你⋯⋯」頭腦中還盤旋著數字和公式的紅璃過了好半晌才反應過來他提議了什麼。

  「好嘛——」蓮也從背後用兩隻手臂環住她,腦袋壓在她的後頸上:「如果紅璃不陪我,那我也不想去了⋯⋯」

  「⋯⋯」感受著背後傳來的體溫與些許重量,紅璃發現自己連「不想去就好好留下來上課啊!」這種理所當然的話,都想不到了。

  「你要怎麼向櫃檯解釋?」紅璃想起在櫃檯登記學生出席狀況的職員與監視著進出者的警衛,擔憂的質問道。

  「不要走前門,從後面那裡出去就好啦!」蓮也拉著紅璃的手,混在準備進入教室的人潮中往樓梯間走去。 

  「從後面?」紅璃有些不解。因為就算從後面的樓梯到一樓,還是必須經過櫃檯才能從大門出去。

  沒想到抵達樓梯間之後,蓮也竟然沒有爬下樓梯,而是伸手推開了窗戶。原來這棟建築物後方緊鄰著一座緩坡,這扇窗戶下方就是人行道。然而從他們所在的二樓,與地面的距離還是至少有一個人的高度。

  「不會吧⋯⋯」紅璃自語道。然而蓮也一腳踏上窗台,另一隻腳也敏捷的跨到外頭。手掌撐著窗軌就跳了下去。

  來吧,蓮也的呼喚聲從外頭傳來。往窗外一看,順利完成降落的他正在不太遠的下方朝自己揮手。

  「要是袴散開了怎麼辦?」她忍不住在心中罵道。假如用和他一樣的動作跳下去,身上的行燈袴一定會像被強風吹得翻過來的雨傘那般整個掀開,運氣再差一點繫紐搞不好還會鬆脫。

  他已經在下面了,而且這高度應該還沒問題。紅璃在心中思考著,背對外頭坐上窗軌,握住窗框將上半身探出窗外。

  「我跳下去囉!」示意了一聲後,她放開握著窗框的手,像在比賽跳高那樣以仰躺著的姿勢往下一躍。

  下一秒,她的身軀就落入了蓮也的雙臂中。

  「妳也太大膽了吧!」將她放回地上時,蓮也忍不住說。

  「反正,你一定會接住我的。」攬住他的手臂,紅璃撇過頭,對他投去一個得意的笑。

  在白晝時還殘留著些許暑熱的空氣,到了晚上已經變得和水一樣清涼。夜風彷彿象徵著偷來的自由那般,將袖子吹得像蝙蝠翅膀一樣擺動。把頭頂那扇透出燈光的窗戶甩在身後,紅璃跟著蓮也爬上了通往車站的緩坡。


  開始上課之前,古文科的講師藤並勝平先抱著期待的心情,快速地將視線掃過教室裡的學生。然而,只看了這一眼,他的期待就馬上變成了惱怒。因為,金澤紅璃並沒有在底下。

  身為講師,他見過許多的學生。在其他年齡相仿的少女中,並不是沒有臉蛋比她更嬌艷,或身材比她更窈窕的。若是說比她更為搶眼的美女,說不定現在台下就有不只兩三人。但是,勝平卻無法把視線停駐在紅璃之外的任何人身上。

  這一定是因為,這個少女的美,無法用那些生物性的標準來衡量的關係吧!勝平再次回想上個禮拜看見的紅璃。與看似溫順的柳眉與長長的睫毛不同,她那雙彷彿總是寄宿著些許憂愁的眼眸是金色的。不算很長,而且總是整整齊齊束著,因此不太引人注意的頭髮也其實有著火炭般的紅,與帶有金屬質感的金兩種不同的顏色。臉與身體的輪廓都像是用非常非常纖細的筆畫出來的。素樸而沈靜,但只要定睛凝視便會發現,從她身上散發的是無法被任何事物所改變的光芒。就像礦物,沒錯,就像是在人的視線無法抵達的地底,一點一點形成結晶的寶石那樣。

  但是,在這個她應該要與我身處同一個空間,讓我能夠注視的時候,卻見不到她。

  怒火升上了勝平的胸口,他再次環顧講台下,那個據說與她是青梅竹馬的少年──鋼野蓮也同樣也沒有在教室之中。與頭腦優秀卻仍然對學習非常認真的紅璃不同,這個少年無論做什麼都任性而隨便。想也知道一定是他帶紅璃翹課的。這個傢伙,就這樣奪走了我能夠與紅璃共處的短暫時間。燃燒著的憤怒化成了恨意,勝平強抑著胸中暴烈的情緒,教學終於結束之後,他立刻走向櫃檯,翻開電話簿找出「金澤醫院」的號碼,拎起話筒。

  「不好意思,是金澤醫師府上嗎?」



 

T.B.C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