宵山 つばめ

大概是個放文的,APH、UL和BH6同人為主,BG、BL、GL兼有
布袋戲相關創作今後將更新於子站→http://senya-ichiya.lofter.com/
噗浪→http://www.plurk.com/tsubame0716

【UL】花吐症 (伯恩瑪格) 上

閱覽前注意:




》CP為伯恩哈德X瑪格莉特




》時間為現世,但使用了原作中不存在的花吐症設定










如果以上都OK↓










        《 花  吐  症 》












  「這是……怎麼回事?」




喉嚨深處的異樣感,讓伯恩哈德咳嗽了起來。沒想到有什麼輕而柔軟的事物,竟然就這樣和痛苦的喘息一起從他張開的口中傾瀉而出。




  是花!木春菊雪白的花瓣,像一陣小小的暴風雪一樣,轉眼間就淹沒了放在桌面上的信紙。伯恩哈德忍不住驚呼。聲音逸出的同時,花瓣仍在不斷地從他的嘴角零落飄下。




    「你怎麼了?」看見他蒼白的臉色,走進辦公室的米利安中隊長擔心地詢問道。




  「我……」伯恩哈德不知道該如何解釋,堵住喉嚨的花瓣讓他連說出完整的話都很困難。口中不斷湧出花的模樣也應該相當怪異。然而米利安似乎看不見他吐出的木春菊。沒有伸手拂去花瓣,而是直接把帶來的公文,擱在還散落著花瓣的桌面上。




  「如果一直不舒服的話,就去醫務室拿點藥吧!」望著咳嗽不止的他顫抖的背脊,米利安再次叮囑,然後就離開了辦公室,匆匆趕往了走廊的另一端。




  難道……是幻覺嗎?搬開厚重的公文,伯恩哈德有些惶恐的朝底下窺視。有些花瓣被壓扁了,留下淚痕般的半透明印跡。拂開那些像是因為花占卜而被一片片摘下,四處散落的花瓣時,指尖確實觸到了彷彿還殘留著溫暖的花瓣。




  那種充盈著光輝的生命力,卻無比脆弱的稚嫩柔軟,以及好像一飄下就會融化的春雪一樣,讓人心疼的白……




  就好像,她白皙得接近透明的肌膚一樣……




  因為除了自己外的其他人,都感受不到花的存在,就算去了醫務室,也只能領到止咳糖漿。這種添加了神經性鎮靜劑的藥水就只有使感官變得遲緩而鈍重的效果。咳嗽被壓制了,但是胸前那種彷彿被用力揪住,或是有什麼重物沉淤著的苦悶,卻反而變得更加強烈。伯恩哈德張口喘息時,誰也看不到的木春菊花瓣就隨著有些的氣息一同飄下。




  就寢前,伯恩哈德飲下了比白晝還要多一點點的劑量,總算有辦法安穩的弓著背側躺在床鋪上。睡著的前一刻,從窗簾的縫隙間窺見了浮於夜空之中的滿月。因為藥的效果,視線像眩暈一樣變得有些模糊。在那輪明月灑落的皎潔光輝中,好像了閃現了一張帶著淡淡微笑的臉。回想起那張笑臉,一絲苦澀滲入了胸中。伯恩哈德就這樣懷抱著苦澀的情感,陷入比以往更沉重了些許的黑暗。




  半夜,伯恩哈德忽然被一種從未體驗過的強烈窒息感給驚醒。彷彿是在一瞬間內被傳送到了水壓強得足以擠扁金屬的深海。鼻腔、氣管、肋骨、肺都被輾碎似的失去了作用。直到昨天為止是怎麼呼吸的?伯恩哈德用勉強還存在的意識拚命回想,卻怎樣都想不起來。簡直就好像夜晚的魔物從天而降,展開漆黑的翅膀將他裹在完全的黑暗闐寂之中。




  哈啊!哈啊!全身都顫抖著,明明正大口大口的吞吃著空氣,卻沒有感覺到氧氣進入身體,痛苦的淚水沿著眼角滑落。突然,一股劇烈的芳香,自鼻黏膜的內側竄入了意識之中──這香氣存在於身體裡,是從他體內散發出來的!




  在此之前從未聞過,強烈到彷彿能在這房間的黑暗之中畫出一條雪白色銀河的香氣,從被阻塞的呼吸道中源源不斷地湧出。這種太過不合常理的難受感覺幾乎要讓他錯亂了。




  喉嚨內部傳來什麼東西綻放的感覺,伯恩哈德以幾乎要折斷身體的力道,像機械一樣從床墊上彈了起來,猛咳了一陣之後。某種像是白色的鳥一樣,具有確實的重量卻不知為何感覺很輕盈的事物,落到了掌心上。




  是一朵曇花!每一片純白的花瓣,都帶著月光般的透明清澈與彷彿能在黑暗中閃耀出光輝的生命氣息,花蕊如同在向他傾訴一個秘密般微微地顫動。




  若不是白天的木春菊,伯恩哈德一定會以為掌中的這朵花是某個惡作劇的人從窗口丟進來的。他知道,除了自己之外,應該任何人都看不見這朵曇花。可是方才那種強烈到阻塞住呼吸,濃郁到像要頭腦都被麻痺的香氣,此刻卻彷彿凝結成了它真正的形狀那般,如此真切的存在著,躺在他的手掌上。




  伯恩哈德定睛凝視著那在世界上除了自己之外誰都看不見,感受不到的花。若是隨隊工程師知道了,大概會說他是因為受混沌元素的影響之類的原因產生了幻覺,而他可能也無法反駁。具有麻醉藥般的刺激性,不同於「花香」這個字眼帶來的甜蜜印象,反而予人苦澀感覺的強烈香氣,以及像是直接用月光作成,因此能夠在全然的闇黑中完整描繪出華麗輪廓的花瓣,都和她一模一樣。




  在吐出曇花之後好不容易變得稍微輕一點的胸口,又再次壓上了近似於悲傷的沉重苦悶。被那苦悶堵塞著,睡意再也無法沿著神經通暢地流佈到全身,伯恩哈德只能怔怔地盯著掌中的花。




  朝陽昇起時,那朵曇花,枯萎了。




  T.B.C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