宵山 つばめ

大概是個放文的,APH、UL和BH6同人為主,BG、BL、GL兼有
布袋戲相關創作今後將更新於子站→http://senya-ichiya.lofter.com/
噗浪→http://www.plurk.com/tsubame0716

【UL】Irreplaceable Things 不可取代之物 (沃肯多妮、雪莉多妮) 02 下

 

閱覽前注意:

 
 》CP為沃肯X多妮妲以及雪莉X多妮妲,其他CP可能包含

 

背景全架空,但是仍可能有參雜自我認知的R卡據透與捏造

 

》作者是沒救的多妮廚

 

 
 
 

如果以上都OK↓

 

 
 
 

《Irreplaceable Things》

                     02枯草之間,一朵風信子綻放著

 
 
  

    然而還沒有等她思考出答案,宣告上午最後一堂課結束的鈴聲就響了。女學生們紛紛離開座位,列隊往建築的另一端走去。還不知道餐廳位置的多妮妲只能跟隨著這股隊伍前進。餐廳位在另一棟建築的角落。空間似乎被設計成只能剛好容納所有學生。擺著六張長桌。多妮妲按照班級被分到了倒數第二張桌子上。

 

   被端上來的午餐裝在幾個像餿水桶的鐵桶裡,其中一桶是看似燉馬鈴薯的糊狀物,另一桶則是活像飛蛾翅膀的爛包心菜。桌長為她們各盛了兩匙,多妮妲先等左右兩邊的人都咀嚼過並吞了下去,確認裡面真的沒有加什麼奇怪的東西之後,才以湯匙挖起一口送入嘴裡。

 

   味道無法用難吃或好吃來形容,剛好就落在「還能下嚥」的範圍。當作是為了維持生命的話還算可以忍耐。可是假如不斷地吃下這些黏糊糊的東西,內臟大概也會跟著融解掉吧!

 

   沒錯,在這些毫無味道的食物裡,飽含了輕賤與威脅她們的惡意。是要逐漸腐爛融化呢?還是要餓死?反正,妳們也只配有這兩種下場!

 

   混入胃酸的灼熱溶劑湧上喉嚨。多妮妲再也抑制不了那陣在胸口劇烈鼓動的衝動了。她丟下還沒完全清空的盤子,衝出了餐廳。就像穿上了赫密斯的靴子那般,跑過中庭,跑過囚禁著長髮公主似的圖書館高塔,順從著那股衝動頭也不回地往前奔去。

 

   我一定要逃離這裡!只要逃出這鳥籠,總會有辦法回到博士身邊的!

 
    不知不覺中她已經跑離了校舍,前方是一片灰濛濛的荒野。瞇起眼睛,這才勉強能看見在幾乎已經無法估算有多遠的遠處,有山脈的起伏。好像一大盆冷水當頭淋下,多妮妲在前所未有的巨大絕望之中,竟然大笑了出來。我還覺得奇怪,在這種像牢籠的地方怎麼會連圍牆的影子都沒看到……原來是這樣……沒錯!本來就不需要什麼圍牆啊!因為,這裡根本就是一整片的荒野!

 

   面對著從沒有止境的荒野呼呼吹來的野風,多妮妲又大笑了幾聲,然後轉過頭,沿著原路走回餐廳去了。


   她剛好趕上回教室繼續下午第一節課的隊伍。根據時間表,在午餐結束後似乎有一小段的自由活動時間,所以女孩們都紛紛聚集到了比較親近的同學桌邊,用小鳥在籠中啁啾般的聲音談笑。沒有朋友,也沒有把喜愛的小說、雜誌或繪本帶在身邊的多妮妲只能盯著課桌上那個用來放墨水瓶的凹槽。

 


   應該是代表上課時間開始的鐘聲響了。「請安靜!」一個年輕女子走進教室,對全班說道。或許是因為聲音太小了,只有幾個人聽見她的話,閉上嘴巴回到座位。她站上講台,提高音量又喊了一次:「上課了!請大家安靜!」


   總算大多數人都停止聊天了,女子滿意的把點名簿放上講桌攤開。

 

   她點名的方式和其他老師不一樣,沒有要求學生一個一個起立或舉手,只是靜靜的核對座位和出席表。多妮妲這才有機會仔細地觀察她。

 

   她的頭髮是帶著一點金黃與灰的青綠色,長度約莫在肩膀下二十公分,髮尾還有著如同海浪般的卷度。柳葉眉下方,是一雙琥珀般的金棕色眼眸。纖細的身軀包裹在一件不算時髦,卻相當優雅的紫丁香色洋裝中。年紀是幾歲呢?多妮妲實在猜不出來。雖然衣著和氣質都像成年女子,但那纖小的口鼻、尖細的下顎和彷彿一用力就能折斷的細頸卻有如十幾歲的少女。假如她換上制服,混在這些學生之中的話,說不定沒有人認得出來。


   這位教師真的給人相當奇特的印象,但這並不是因為她的年紀與其他老師實在相差太多,也不是因為她對學生那近乎冷漠的溫柔態度,而是因為她渾身上下都纏繞著一股奇特的虛幻感,彷彿一個被魔法師封印在玻璃瓶裡的妖精,或是已經在古城中徘徊了幾世紀的幽靈一樣。

 

   「薇薇安、瑪麗安娜、多妮坦……啊!」終於,她點到了轉學生的名字:「對了,校長指示過我,一定要向新生自我介紹。我叫做雪莉‧赫尼,負責的科目是地理和歷史。而妳叫做多妮坦‧柯貝留斯對吧?」

  

   「是多妮妲‧科柏尼斯!」多妮妲忍不住翻了個白眼──這女人明明是地理教師,卻連她的名字都不會念,是在搞什麼啊?

 

   然而雪莉的下個反應卻害她差點失了神。「真對不起,」她坦率的道了歉,接著那琥珀色的眼睛輕輕地瞇起,對上了多妮妲的目光:「那麼,妳可以再告訴我正確的唸法一次嗎。」


   「多妮妲‧科柏……尼斯……。」多妮妲模糊的說道。該死的臉竟然紅了,那雙眼睛……是要把人吸進去嗎?

  

   「唔……抱歉我沒聽清楚。」雪莉側頭將耳朵湊向她,好像真的聽不見一樣。

 

   「多妮妲‧科柏尼斯!」這女人絕對是故意的!多妮妲撇開脹得通紅的臉頰,氣憤的想。旁邊已經有幾個人忍不住笑出聲了。

 

    「多妮妲‧科柏尼斯」雪莉用溫柔的聲音唸道,彷彿這幾個音節不是少女的名字,而是美麗的詩篇一般:「嗯,我記住了唷!」

  

   接著,她笑了。

 

   像花一樣的微笑,在她的臉上綻放。

 

   滿溢著喜樂的夢幻微笑。


 

   彷彿看見了足以改變世界的奇蹟一般。


   即使是在過了很久之後,多妮妲還是無法完整的形容那個微笑。但她卻清楚地記得那瞬間自己的心情。

 

   啊啊!一個在除了枯草之外什麼都沒有的的荒野中流浪了好幾個月的旅人,快要因沮喪而倒下時,忽然發現衰敗的草葉間,竟藏著一朵盛開的風信子花。這瞬間他的心情,大概就和看見那微笑時的我一模一樣吧!

 
 
 
T.B.C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