宵山 つばめ

大概是個放文的,APH、UL和BH6同人為主,BG、BL、GL兼有
布袋戲相關創作今後將更新於子站→http://senya-ichiya.lofter.com/
噗浪→http://www.plurk.com/tsubame0716

【UL】Irreplaceable Things 不可取代之物 (沃肯多妮、雪莉多妮) 01 下

閱覽前注意:

 

》CP為沃肯X多妮妲以及雪莉X多妮妲,其他CP可能包含

背景全架空,但是仍可能有參雜自我認知的R卡據透與捏造

》作者是沒救的多妮廚

 

 

如果以上都OK↓



 

 

 

 

 

 

 

 

 

《Irreplaceable Things》

                                                        01 被鎖進鳥籠的緋紅色公主

 

 


 

 

 



 

   拐了幾個彎後,女人停在一扇黑檀木大門前。她敲了敲門:「校長!我把她帶來了!」

 

   「進來吧!」門內傳來了金屬般的冷酷聲音。女人推開門,多妮妲也隨著她走了進去。

 

   「妳就是多妮妲‧科柏尼斯小姐對吧!」坐在橡木辦公桌後方,明顯就是校長的女人問。她擁有又長又直的鷹鉤鼻,和一雙嚴厲的藍眼睛。雖然看起來才剛邁入老年,頭髮卻已經完全白了。

 

   「我是校長布羅克赫斯特。初次見面,還請多多指教了。」她簡單的介紹了自己,同時用估價一般,充滿批判意味的眼神瞪著多妮妲。

 

   「拜托您多照顧了。」多妮妲用她最恭敬的語調說道。(不幸的,聽起來仍是相當高傲)

 

   校長不屑的從鼻孔哼了一聲:「那麼,讓我和簡單妳介紹一下聖加納利亞學園。這所學校已經有將近七十年的歷史,自創校開始就以非常嚴格的校風為特色,並且只接受在家世、品格、智慧上都表現出色的學生。妳能進入這裡不是經由入學考,而是因為沃肯博士的推薦。在推薦信中,他一再擔保妳有足夠的天資。我們相信他的保證,所以讓妳入學。希望妳好好用功,不要讓我們失望了。」

 

   講得好像我很期望來念這裡一樣呢!多妮妲在心裡嘀咕,但還是裝出乖巧的模樣低頭回答:「是,我一定會好好努力的!」

 

   校長點了點頭:「很好,剩下有關生活的規定,就由舍監布魯諾小姐帶妳到宿舍說明。」

 

   「那麼,科柏尼斯小姐,請跟我來!」那個帶她來校長室的女人-布魯特小姐站起身,向校長鞠了個躬,接著就帶著多妮妲往校園另一頭的宿舍走。

 

   行李箱好重,從剛才就一直提著它的多妮妲感覺手臂快要被壓斷了,可是這個舍監一點幫她拿的意思都沒有。

 

   大概是因為剛下過雨的關係,穿過校庭的石徑泥濘不堪。好不容易抵達宿舍時,她心愛的綁帶皮靴上已經沾滿爛泥巴了。

 

   「請先在門口的踩腳墊上把鞋底擦乾淨,不要弄髒地毯。」就在她準備跨進玄關時,布魯諾小姐突然說。語氣好像在感嘆她怎麼會這麼沒教養。真對不起啊,因為博士從來沒有讓我踩到泥巴過呀!多妮妲一邊擦拭鞋子,一邊在心裡咒罵道。

 

   「聽說妳從小就跟在沃肯博士身邊學習,沒有去過學校,是嗎?

 

    「嗯。」多妮妲回答道。而且我也不覺得有必要。如果不是博士的要求,我才不會出現在這裡呢!

 

   「那麼,很多規矩,以及服從的習慣都必須從頭教妳了……」她嫌麻煩似地,用埋怨般的聲音說:請把行李箱打開!」

 

    「什麼!」多妮妲訝異的問:「為什麼要打開?」

 

 

    「當然是為了檢查妳的行李中有沒有違禁品!快點!」

 

    在那嚴厲的目光逼迫下,別無選擇的多妮妲只好拿出藏在領結中的鑰匙打開了行李箱。

 

    「天啊,可真不少!」一翻開她的行李,布魯特小姐就再次發出了那種教人不快的感嘆聲:「這個、這個、還有這個全都不行!沃肯博士也真是夠了,怎麼會買香水跟鑽石項鍊給這年紀的孩子呢?」

 

    布魯特小姐一邊抱怨,一邊把從行李中翻出的「違禁品」堆在桌上。很喜歡的花果香調香水、解出費馬定理時博士送的項鍊、漂亮的櫻桃色口紅還有從小就陪在身邊的章魚布偶全部都被挑了出來。接著,她的手伸向了帆布製成的衣物箱。

 

    「連衣服也要?」多妮妲不可置信地尖叫。行李就算了,這個箱子裡裝的可是她的貼身衣物。現在竟然要被素昧平生的老女人打開來看!

 

    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布魯特小姐逕自拉開了衣物箱的拉鍊。第一個進入她視線的,是多妮妲最心愛的紅色晚禮服。她像是被那張狂的色彩刺痛了那樣瞇起眼睛,一把抓起那件晚禮服就往桌上丟。寬闊的裙襬掃過了放在上面的「違禁品」們。香水似乎被打翻了,一塊越來越大的濕痕沿著裙角的蕾絲漫開。

 

    不過布魯特小姐似乎沒注意到這種小事,因為她正專心的檢查多妮妲帶來的衣服。洋裝和高跟鞋不用說,連滾有蕾絲的小斗蓬和花邊洋傘都被扔了出去,只有幾件相形之下比較樸素的襯衫和裙子得以留下。檢查完了外衣後,她順手的拉開了裝貼身衣物的絲質束口袋。馬甲、襯裙、吊襪帶、長襪、燈籠褲、甚至連胸罩和內褲都被一件件的攤開檢查。

 

    忍受著強烈的屈辱,多妮妲只能用幾乎要噴出火花的眼睛的看著這女人用粗糙的手指翻弄她的內衣。必須緊緊咬住下唇,她才能阻止成串的咒罵衝出喉嚨。終於還是檢查完了,冷冷的告訴過多妮妲「因為沒有機會穿禮服,所以不需要束腰!」並且拿走了馬甲和吊襪帶之後,布魯特小姐就把所有的違禁品都扔進一個大紙箱中,並且用繩子綁好:「差不多就是這樣了,這些會寄回沃肯博士那裡,把剩下的東西收好吧!」

 

    等她將重量減輕了很多的行李收回皮箱裡之後,布魯特小姐塞了兩本厚厚的膠裝書到她手上:「一本是詳細的校史,一本是校規手冊!請好好閱讀,把校規弄清楚。」

 

    「知道了……」多妮妲有些無力的回答。

 

    「很好,現在我帶妳到妳的房間。請往這邊走!」布魯特小姐一把打開大廳後方的門,把多妮妲帶到更昏暗的走廊上。

 

    「制服和書包鞋子都已經放在衣櫃裏了,明天上課時要按照校規穿整齊,知道了嗎?」

 

    「是的。」已經無力反抗的多妮妲用嘆息般的聲音回答道。

 

    「很好,晚安!」布魯特小姐滿意的說道,同時用鑰匙為她開了門。

 

    房間以單人房而言算是相當寬敞。然而所有的設備都看得出來有點歷史了。四面牆壁和很高的天花板都用石灰刷得慘白。正對著門的,是一扇老式的木頭窗戶。多妮妲掀開衣櫃,幾件衣服像死氣沈沈的幽靈一樣掛在白樺木衣架上。

 

    咖啡色的法蘭西圓帽、劍領白襯衫、連麻花編織或菱格紋都沒有的灰褐色針織背心、奶油色雙排扣西裝外套還有焦茶色格紋百褶裙,雖然材質全都非常高級,作工也很精緻,可是的款式和顏色實在是土氣過頭了,就連一輩子在泥地裡打滾的莊稼女,大概都穿得比這裡的學生還要繽紛吧!

 

    討厭!討厭!討厭死了!碰地一聲摔上衣櫃,多妮妲又狠狠的朝門板踹了兩下,堅固的木頭只發出輕微的碰撞聲。除了讓腳尖疼痛之外,一點作用都沒有。

 

    她想起了方才在校舍裏看到的,包裹在灰暗制服裡,表情陰鬱的女學生們。每個都像褪色的老照片裡,好久好久以前的故人一般。

 

    在這種地方待久了,自己也會變成這副模樣嗎?

 

    不要……絕對不要啊!在心裡吶喊著,灼熱的眼淚幾乎要滾出眼眶了。我才不要接受這種命運!

 

    不管在哪裡,我都一定要是最耀眼,最美麗的女主角才行啊!如果變成了那種平淡模糊又灰撲撲的醜陋樣子,博士會不會認不出我了?會不會就這樣不要我了呢?

 

    這樣我該怎麼辦才好?

 

    如果被博士拋棄了……我就沒有活下去的意義了呀!

 

    來到這裡之後,她第一次真的開始哭泣。

 

    那一夜,她幾乎是在眼淚之中睡著的。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