宵山 つばめ

大概是個放文的,APH、UL和BH6同人為主,BG、BL、GL兼有
布袋戲相關創作今後將更新於子站→http://senya-ichiya.lofter.com/
噗浪→http://www.plurk.com/tsubame0716

【UL】Black Jack (艾伯梅倫)



閱覽前注意




》CP為艾伯李斯特X梅倫




》獻給西瓜精桑








「嘿!艾伯李斯特,明天值星結束之後有空嗎?」在忙碌的一天即將結束時,一票上司忽然走進他的辦公室,帶頭的人親暱地直呼他的名字如此叫喚道。雖是用興高采烈的神情說出輕鬆的話語,眼中卻連一絲笑意都沒有,閃著如同準星反射出的寒芒般冷冷的光。




於是艾伯李斯特也露出謙和的微笑,同時以如同面對著審判長的律師那般有力的堅定眼神回望:「將軍有什麼事?必當效勞!」




「你還沒有去過帝都的賭場對吧?明晚就帶你去我們喜歡的俱樂部玩玩,刺激一下!」上司用仿如邀請手下的跟班「我們去那家店『借』點煙和糖果吧!」的孩子王似的語氣對艾伯李斯特如此邀請道。




「深感期待!」艾伯李斯特重重地頷首,並且扶正因為身體前傾而微微滑脫的眼鏡。




上司們帶他到俱樂部當然不可能是要去「玩」,真正的目的,恐怕是要測驗自己的膽識和遇到危機時的臨場反應。艾伯李斯特明白,這些人想必也清楚地知道他明白。因此那天晚上,以及隔天直到工作結束前的時間就在淡淡的緊張中度過了。




第二天結束值星工作時,艾伯李斯特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大陣仗歡迎。昨天邀請他去俱樂部的上司們就像迎娶和親公主的隊伍,或是護送重大弊案證人的刑警那樣,一個也不漏的在辦公室門口等待著他。




「已經預訂好最豪華的包廂了,不會被任何人打擾,一定可以好好的讓我們欣賞到你的運氣以及實力!」「就是說啊!」「畢竟巴爾茲你可是最讓人期待的新星呢!」笑聲此起彼落,乘坐著大型的機械馬車前往他們所說的那間俱樂部時,尖銳的話語就像不斷飄下的落葉那般包圍住他。




終於馬車在一間往左右張開深紅色布幔的大型建築物前停了下來。艾伯李斯特輕快地跳下馬車,在他們的簇擁下走進俱樂部那扇如同馬戲團帳篷一般的大門。




「歡迎蒞臨!」剛踏進門,一名穿著裝飾有絨球的尖頭鞋,頭帶三角帽的男性,以及背後張著妖精翅膀的年輕女子便立刻迎上前去,確認了預定的時間之後,就立刻帶領他們往包廂去。




和外頭的建築風格與引路人的打扮相同,俱樂部中的裝潢也是仿造馬戲團。小三角旗與長條狀的簾幔四處垂落,踩單輪車前進的猴子、站在大球上的熊、跳過火圈的獅子……每間包廂的門上都刻著亮閃閃的馬戲團動物金屬浮雕。帶路的小丑在雕刻有張開翅膀,飛舞在碎紙花中的金剛鸚鵡的那扇門前停下了腳步,鞠了一躬後打開門。




一行人才剛兌換完籌碼,在舖有銀灰色天鵝絨桌巾的賭桌前坐定 (艾伯李斯特挑選了一個可以算是末座的位子),負責主持賭局的發牌員便到了。他很有禮貌的在厚重的隔音門上敲了兩下,確認那震動已經讓所有人都察覺到之後才推開門走進來。那名還很年輕的發牌員有著一頭如同熬得很濃的楓糖漿般的深棕色頭髮,靈敏的眼睛就像透過綠葉的陽光一樣翠綠鮮亮。




「唷!是二十一點的梅倫啊!」領他來的人中似乎只有一個認識他。向他揮了揮手後喊出他的名字:「這位是新人艾伯李斯特,帶他出來見見世面!」名為梅倫的發牌員走到了他面前,在他彬彬有禮的彎起下身鞠躬之前,艾伯李斯特看見像是滑下葉面的朝露那樣一閃而逝的笑意自他的眼中滲出。



「這位先生就是第一次來到這裡的客人嗎?」梅倫的聲音就好像鋪在賭桌上的天鵝絨,雖然柔軟滑順,卻包含了不容光與雜音穿透的深邃與厚實,情緒、好惡以及他真實的想法彷彿全都隱藏在光澤的表面下,判讀不出來。



「是的,還請多加照顧了!」艾伯李斯特也以客氣的沉穩態度回應道。



「那麼,我可要盡全力讓您看到這世界的美妙之處!」留下一句既像承諾,又像挑戰的話之後,梅倫就走向位於賭桌側邊的洗牌機,拆開一盒全新的撲克牌,放進去洗過之後開始發牌。




紙牌如同瀑布或沙漏裡的沙子一般順著重力從他的左手滑至右手。接著,每張牌都彷如生出了羽翼,像蝴蝶般輕飄飄地飛到每個人面前停下來。彷如魔術師般絢麗而豪華的演出輕而易舉地奪走了所有人的目光。




第一輪的暗牌發完之後,梅倫將手腕翻轉了過來,開始派發明牌。在第一輪的暗牌中拿到的是Q,算做10,第二輪發下的明牌則是7。17距離21點僅剩下4,如果再繼續拿牌,爆破的機會比一半還大。因此艾伯李斯特果斷地決定了停牌。梅倫繼續將牌發給其他繼續用指尖敲著桌面的閑家。




第三輪發牌結束後就有一半左右的人爆破,退出了賭局。梅倫攤開了自己手上的底牌,十九點。在發覺自己失去之前,放在檯前的所有籌碼便全數被梅倫給取走。屬於艾伯李斯特的當然也不例外。同樣的事情發生了一次、兩次、不斷被取走手中籌碼的上司們注視著他的眼神,逐漸開始變得冷峻。




自己的命運,將會因為這些印在紙牌上的圖案而改變。這件不合理的事情,已經像滲透進去一樣被他的意識接受了。可是即使如此,他也無法掌握。




忽然,他看見了,在梅倫反折起來,用袖扣固定住的的襯衫袖管之間,藏了一張紙牌。他在出老千?艾伯警戒似的想,但是下一刻那張牌就落到了他的牌堆上。恰好二十一點的「黑傑克」,而梅倫手中的牌則爆炸了。




「是您贏了呢!恭喜您!」梅倫說道,伸手拉動喚人鈴的繩子,要服務生幫艾伯李斯特送來更多的籌碼。自己也從口袋裡取出一只繪著四葉幸運草的籌碼:「這個也送給您!」




艾伯李斯特將所有的籌碼都在櫃台換成高級的威士忌與紅酒,只有那枚發牌員親自交給他的籌碼被收進了胸前的口袋。和命運一樣不可捉摸的事物,就這樣落進了他的心口。但是,只有一件事情,是他無法理解的。




在那天晚上,那個發牌手為什麼會把那一張紙牌給了自己呢?艾伯李斯特不知道輸了賭金的發牌手會受到俱樂部怎麼樣的處置,會許憑他優秀的技術什麼事都不會發生也不一定。但是究竟是為什麼,他要把勝利的機會給予自己呢?難道就像我們把籌碼推到檯前押注,想贏取更多一樣,他把這枚籌碼交給我,也是想從我身上取得什麼事物嗎?




艾伯李斯特又一次造訪了俱樂部。不同的是,這次他只有一個人。一走進大門,他便立刻對佇立在櫃台後方的妖精說:「我想找二十一點發牌手梅倫!」




「梅倫先生嗎?他還在主持賭局,可能要等一下……」負責接待的妖精少女看了一眼排班表,有些侷促地說。




「沒關係。」艾伯李斯特進自走進了一間沒有人使用的小包廂:「可以讓我在這裡等他嗎?」




雖然透露出了些許不安,妖精少女還是讓他在一間空包廂的角落等待梅倫,並且承諾在這場賭局結束後會告訴梅倫有人在等他。




當時間過了午夜,梅倫走進這間空包廂,看到一個人靜靜坐在角落的艾伯李斯特時,臉上的表情有幾分驚訝,又有幾分了然於心:「有什麼重要的東西忘記了嗎?怎麼突然大駕光臨啦?」




「你上次給我的牌,是黑桃K。」艾伯李斯特沒有理會他用有些輕挑的語氣做出的問候,逕自說道,那枚幸運籌碼在胸前的口袋畫出凸起的線條。




「那麼,」梅倫順著說了下去。在眼神交會的同時,兩個人心中的想法便已互相傳達:「就以這個做為交換吧!」




語音落下,包廂內一片寂靜。一個吻,貼到了艾伯李斯特微啓的唇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