宵山 つばめ

大概是個放文的,APH、UL和BH6同人為主,BG、BL、GL兼有
布袋戲相關創作今後將更新於子站→http://senya-ichiya.lofter.com/
噗浪→http://www.plurk.com/tsubame0716

【UL】何度世界が眩んでも (傑多中心)

  

》傑多中心的故事,含有傑多和阿貝爾的R卡劇情及自我捏造

》含有些許可能讓人不舒服的獵奇描寫


如果以上都OK↓




《何度世界が眩んでも》

 

 

 

    這是什麼東西?從草地上站起時,傑多注意到有個硬物頂著他的大腿,於是伸手往褲袋撈,被他撈出的是一顆糖果。這顆糖是半透明的橙色,形狀就像一顆五角星,包糖的玻璃紙上還用黑色的筆畫了一張笑臉。


    嘖!大概是某個想把我當小孩哄的傢伙給的吧!傑多如此想,剛好肚子有點餓了,吃掉它吧!


    於是他撕開糖果的包裝,將笑臉揉成一團握在掌心裡,糖果則丟進口中。柑橘清爽的酸甜味立刻自舌尖擴散開來。很好吃呢!若不是含著糖果,心情愉悅的他大概會吹起口哨。


    這幾天都在外頭幫大叔找人,不知道大夥現在在做什麼,回去看看好了。打定了主意,傑多邁步往自己棲身了一段時間的貧民區走去。就在繞過最後一個街角時,從屋頂上飄出的奇特煙霧映入了他的眼簾。欸欸那煙是怎麼回事?難不成是有誰在煮什麼奇怪的東西?帶著好奇心,傑多加快了腳步。


    然後,等在他面前的是前所未見的地獄。

 


 

 

 

    在旅店庭院的草坪上醒了過來,傑多感覺頭有點暈。腰椎和腹腔也不知為何撕裂似的刺痛著,仿佛自己的下半身剛被什麼兇猛的動物給咬得粉碎一般。


    啊啊!做了個惡夢呢!晃了晃腦袋,傑多用手撐起身子想站起來。卻發現大腿和草地之間卡著什麼東西。小石頭?不!是一顆糖果。包著橘色星形糖果的玻璃紙上有張笑臉。拿遠一點看就像顆微笑的星星。


    橘子口味的嗎?好像很好吃!拆開包裝,傑多吃下了這顆糖。如同微風一般清新的甜味驅散了惡夢帶來的暈眩。

    不知道大夥都還好嗎?回去看看好了。打定了主意,傑多立刻往貧民區走去。


    明明是走在熟悉的道路上,傑多卻不斷感受到詭異的不祥氣息。它們像一陣溫熱的風那般拉扯他的衣角。別再往前走了!仿佛有個來自近未來的人一面窺視他一面自言自語。


    然而傑多還是沒有停下腳步,這種恐怖感反而激起了他一定得回去的心。就快到了!他在心中低語。一定不會有事的!看!繞過那個轉角不就到了嗎?


    直到一陣如同夢魘般的煙霧撲向他,傑多才明白一切的祈求都化為泡影了。然而毒氣怎麼會給他悲傷的時間呢?一瞬間,傑多就感覺肺裡的空氣好像全都變成了強酸。好痛苦!氣管抽搐著,連咳嗽的力氣都消失了。


    「終於出來啦!」突然一串瘋狂的笑聲刺透了他在痛苦中被攪得一蹋糊塗的意識。就算隔著一層面罩,也聽得出那聲音中滿是狂亂的喜悅。那個人一把就扣住了他的頸子,用一只毫無溫度的手。指節陷入了柔軟的肌膚,氣管被壓扁,發出紙袋被撕破似的聲響。或許是頸椎脫臼了,傑多的頭猛然向右方一歪。還沒有完全融化的糖果撞到臼齒,發出清脆的喀一聲。視線也隨之被扭往另一個方向。


    在煙霧彼端他看到了,自己心愛的人們,已經全部被卷入這座地獄,有些已經死去,有些還在和自己相同的恐怖痛苦中掙扎著。完了!全完了啊!傑多再也沒有力氣掙扎,他閉上眼睛,任由那道白光將自己完全包覆了。

 


 


    又回到了出發前的那座庭院,傑多疲憊地坐起身子。吸進了毒氣的肺燒灼似地痛,被掐斷的頸子也好像還在瘀血。


    然而這些都只是記憶罷了!傑多又伸手往褲袋撈,隨即找到了那顆糖。方才的酸甜還殘留在舌尖,現在它竟然又回到了這裡。看著這顆星星的笑臉,他發現自己再也控制不住眼淚了。


    不管世界翻覆了多少次,自己都會被徹底地奪去一切。已經重覆了幾遍?還在自欺欺人的假裝沒發現嗎?


    這種荒謬的故事到底該怎麼結束,那些人又希望將它導引至怎樣的結局?


    不管怎麼想,答案都只有一個。


    傑多垂下頭,那顆星星依然開朗又溫柔地對他微笑著。用那張畫上去的臉,那張某個人因為希望他開心,而為他畫上的臉。這一定是某個愛著我的人送給我的,而他一定也即將因為我而失去生命吧!


    已經不想再看見這種事了。若是被愛著的我的命運,就是被這些人奪去生命、奪去心愛的人。那麼這次,就讓我到沒有拿到這顆糖果的未來去吧!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