宵山 つばめ

大概是個放文的,APH、UL和BH6同人為主,BG、BL、GL兼有
布袋戲相關創作今後將更新於子站→http://senya-ichiya.lofter.com/
噗浪→http://www.plurk.com/tsubame0716

【UL】愛しい女性を (瑪爾瑟斯X貝琳達) 下

 

閱覽前注意:

 

》CP為瑪爾瑟斯X貝琳達

 

》內含些許性描寫、自我捏造以及R卡劇情洩漏

 

如果以上都OK ↓




              にんぎょう

  《愛 し い 女 性 を 》

 

 

  

 

        終於洗好頭髮,穿過那七層簾幔從浴室出來之後,我們又面對著面躺上了床。但這次已經不是為了睡眠或作戰,而是要讓被熱水泡得有些昏沉的腦袋清醒過來。

 

        但是側躺在這張才剛經歷過好幾場甜蜜爭戰的床舖上,恐怕只會讓腦袋更陶醉,更不想結束這段時光吧!望著男人那似笑非笑的臉,我突然很想鑽進他的肩窩。他卻先一步伸出手,捉住了我的下顎。

 

        「妳的皮膚,和雪一模一樣呢!」男人用手掌托著我的臉頰,像調笑又像感嘆的說。

 

        「就算真的是雪,由你來碰觸的話也不可能會融化的!」於是我也以笑容回敬。那細嫩的手掌承接了我的笑意,掌心柔軟的拱了起來。 

 

       「說實在的啊!」他忽然收起了笑,換上比較認真的神色:我一直認為妳很像某個童話故事裡的角色。

 

 

        「哦!是什麼呢?」好奇心一瞬間被勾了起來,我稍稍張大了眼睛朝他望去。

 

        「是『冰雪女王』他坦率地說出了答案。

 

        「是那個擁有碎裂的鏡子和冰之城的女王嗎?竟然用這麼豪華的語句來形容我身旁的盾,陛下真是浪漫呢!」突然得到這近乎情話的溢美之辭,我簡直不知道該不該感到開心了。

 

       「不,是因為拼不出『永恆』。」而他只是用那暗紅色的眼瞳凝視著我,帶著笑意平靜地繼續講完答案的下半段。

 

      「拼不出『永恆』?」我整整楞了好幾秒,終於明白過來之後,忍不住大笑出聲:「是因為無法得到『永恆』啊!」

 

       「那麼,我也在你眼睛裡放入一片魔鏡的碎片,讓你永遠無法離開冰之城吧!」我說著,伸出指尖在他的眼皮上輕輕點了一下。

 

       「哈哈,真可怕呀……但是,我卻得先回到沒有玻璃的溫室了。」

 

        像戴著手套一樣滑嫩的手掌,離開了,我的臉頰。是的,他必須回到那個不止屬於他的戰場,自那不存在的寒冷溫室中,召喚出不可能存在的蒼藍色薔薇,然後繼續與會使他受傷、損壞的敵人們戰鬥。

 

        「但我一定會回來的,就在這個消失以前吧!」那隻手地在我的胸口停留了一秒。然後就隨著主人一起跳下床,打開了其中一個衣櫃的門。

 

        他用可說是迅速的動作穿好了裏衣、襯衫和長褲,然後就拉開厚重的木門,走上了那座名為,他的起居室的,舞臺。

 

 

        「你還是無法,離開這裡吧!因為,你也還沒有拼出,屬於你的,永恆。」目送著他的背影,某個孤寂的聲響在我耳旁如此低語。或許,那其實是某個,掌管著命運的人,想要藉由我來傳達給他的事情也說不定。

 

        但是啊,比起以溫暖的心去承受無盡的永冬,還是懷著一顆已經冰凍的心等待不會到來的春天會比較幸福吧!

 

        而且,從玫瑰窗裡射進來的晨陽,都已經理直氣壯地將被單給染成鮮明的紅色了。

 

        我把昨天晚上脫掉的軍服丟進洗衣簍,然後打開大全身鏡旁邊的衣櫃,拿出另一套穿上。

 

        這個衣櫃裏,擺著好幾套為我訂作的軍服。而且全都漿洗熨燙得乾淨筆挺,隨時都能換上。這與其說是溫柔的男子為了心愛的人,還不如說是皇帝為了強悍的女將軍而做的妥善安排。但,我受到了他體貼的照顧這件事,仍然不會改變的。

 

        就算他或許只是為了自己的方便,才會這樣做也一樣。

 

 

        肩章別好、領帶繫好、鈕釦也扣得一絲不亂。梳攏蓬鬆的卷髮,踩進有著硬實鞋跟的軍靴,徽章也在胸口別正。我側頭看向全身鏡,裡頭映出的,已經是威名遠播的驍勇女將軍了。

 

 

        很好!被高傲的銀白包覆著的我,踩著再也不會為散落的細石碎冰所傷,但也無法感受到苔蘚柔軟的腳步,越過那扇曾把另一個世界阻擋在外面的門,朝著他離去的方向邁開腳步。

 

        在那裡,還有等待著我的無數戰爭。

 

        還有等待著我去毀滅的,無數生命。

 

        真是等不及了呢!隨時會轉變為瘋狂的喜悅,又開始在胸口躍動。

 

        無數忌憚的怯弱眼光射向我,隨後不由分說地被反彈回去。而我僅是昂首闊步地穿過宮殿,踏上那運載著死亡的沈重鐵塊,在指揮官的位子上坐好,然後下達出航的命令。隨著武裝船升空而吹起的風,掀起了我的衣角。啊啊!蔚藍的天空不知何時已經染上鉛色了。

 

        我將在這片沈重的穹蒼下,為了他的尊嚴、野心,以及自己的慾望而戰。

 

        槍砲是雷電,刺鼻的硝煙是冰晶。

 

        而我所指揮的這艘武裝船,就是夾帶著暴風雪的雲!

 

 

        到了!帶著無數死亡的暴風雲,終於來到了寬廣的原野上方。底下那成千上萬的螻蟻們手中的弱小兵器,就像散落在草尖的碎冰,或鏡子的破片一樣,反射著太陽光閃閃發亮。

 

        上吧!我揮舞著象徵死亡權勢的杖,指使被融解了靈魂的亡者向前進攻。

 

        就好像冰雪女王用猛烈的暴風雪將大地席捲一樣。

 

        暴風啊!就儘量猛烈的颳起吧!最好讓一切都四散粉碎、讓不管是生是死都無法逃避的絕望,散佈到整個世界!

 

        我站在地獄般的戰場中央,縱聲大笑著。

 

        就算所有人都死了,也沒關係。

 

        就算世界上的萬物全都結成了冰也無所謂。

 

        只要這樣能夠讓你看見依然拼不出的「永恆」。

 

        只要這樣就能讓你往那不可能抵達的樂園,再更邁進一步。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