宵山 つばめ

大概是個放文的,APH、UL和BH6同人為主,BG、BL、GL兼有
布袋戲相關創作今後將更新於子站→http://senya-ichiya.lofter.com/
噗浪→http://www.plurk.com/tsubame0716

【UL】愛しい女性を (瑪爾瑟斯X貝琳達) 上

閱覽前注意:

 

》CP為瑪爾瑟斯X貝琳達

》內含些許性描寫、自我捏造以及R卡劇情洩漏

 如果以上都OK ↓


 

              にんぎょう

 《愛 し い 女 性 を 》

 

 


    玻璃吊燈是朝陽。

 

    蕾絲的天蓋是雲朵。

 

    我正,飄浮在,清晨的天空之上。



    「妳在自言自語些什麼?」突然,男人的聲音從不算很高的上方飄下:「是夢話?現在天才剛黑呢!」

 

    是他的聲音!我眨了眨覆蓋著一層霜花的眼睛。在捕捉到他的身影前,那股混合著紅酒、薰香與古龍水的甘甜男性香氣,就先漂進了鼻腔。

 

    我一直覺得,他身上的香氣,很特別。

 

    就好像躺在豪華神殿中央,裝飾精緻的棺木中,受到虔誠敬拜的屍體一般。

 

    「天才剛黑?」我望向窗邊,一抹紅閃過了眼角。是餘暉嗎?眼睛找回焦距後,我才發現那不過是牢牢擋住了所有光的天鵝絨窗簾。


    轉過頭,視線立刻陷入了另一片濃紅。是他的眼睛!這個男人正從上方凝視著躺在床上的我。

 

    因為不希望自己在他眼中映出的樣子就像現在這樣僅是兩團黑影,我照著不知道是誰教的方法,將枕頭抱進懷中想做出可愛的樣子。

 

    然而兩隻手都還沒在胸前交抱,枕頭就被擠壓地變了形,看來不太成功呢!

 

     男人解下披在身上的浴袍扔到床角。光滑的絲綢像一道平緩的海浪般漫過了我的足踝。他大概還沒有沐浴過,身上除了熟悉的奇特芳香之外,還沾附著我的氣味。

 

     「是的,距離早晨還有很遠呢!」他的嘴角勾起了微笑,不知道該用冰冷還是溫熱來形容的手掌,貼上我的大腿內側。

 

     「哦?也就是說,距離戰爭結束的時間還久得很嗎?」我也將手搭上他赤裸的肩膀,支起上半身露出笑容與他對視。

 

     「是啊!」他順勢用另一隻手從背後撈起我,抱到床的正中央。

 

   「馬上就是妳的回合,但這場可要由我先開始囉!」男人整個身體壓上了我,將我蓋在他的陰影下方。被困在男人的軀體和被單之間的我不甘示弱地將手更往上方伸去,攬住了他的頸子:「好啊!畢竟我可沒有防禦不了你的理由啊!」

 

     男人沒有再回話,僅是垂下頭,吻住了我的嘴唇。我也毫不客氣的回吻,彷彿在尋找一片花瓣的輪廓那般,用舌尖畫出他的唇線。他則像是要品嚐我那樣,將舌探入了我的唇間。

 

   染上唾液的嘴唇,火熱的舌頭全都交疊著,根本沒有留給氣息的空間了。但他完全不願示弱,就算催促著氧氣的心臟鼓動已經激烈到隔著兩層胸膛也能輕易感受到,他仍然執拗的緊咬著我的唇與舌……。  

 

   當然最後他還是落敗了,敗在只要還擁有能夠與人相擁的軀體,就無法長久停止呼吸的定則之下。然而在交纏著的唇舌終於分開那瞬間,閃過他眼瞳中的情緒,竟然比起屈辱,更接近於饜足。彷彿他會鬆口,僅是因為已經將我給徹底品嚐乾淨了似的。於是,我在他的吐息恢復均勻之前,就再次仰起頭,奪走了他的唇。

 

     只屬於我們倆的戰爭,再次開始了。  

 

     我喜歡戰場,討厭床舖。但是,像這樣把床舖給當成戰場,卻一點也不討厭。

 

      這次我也不會輸的!

 

    一定會把你送進比天堂還高的地獄裡!

 

    「哼!」似乎是感受到了我的這份戰意,男人從胸膛深處吐出了喘息般的哼一聲。晶瑩的汗水就像吊燈上的水晶墜飾那般,垂掛在他的髮梢上。

 

     交織的吐息、脈動,和已經連言語都無法形成的心緒,都像羅網、鎖鍊、或是從眠夢的世界裡延伸而出的漆黑藤蔓一樣,將我們倆給緊緊地、緊緊地糾纏住……。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