宵山 つばめ

大概是個放文的,APH、UL和BH6同人為主,BG、BL、GL兼有
布袋戲相關創作今後將更新於子站→http://senya-ichiya.lofter.com/
噗浪→http://www.plurk.com/tsubame0716

【BH6】我的實驗 (Hiro中心)


閱覽前注意:

  

》時間背景為發表會後

》含有些許可能讓人不舒服的獵奇描寫

 

如果以上都OK↓


 

 

《我的實驗 》

 

 

 

    在這世界上有許多事情,是需要經過實驗,才能清楚知道的。Hiro也是在經歷了一場「實驗」之後,才真正地明白這件事。

 

    這場實驗中,Hiro被迫徹底明白的事情除了這事實之外還有很多。但是就像進行實驗必須消耗試劑、燃料、或者是某些動物的生命一樣,作為明白這些的代價,Hiro也失去了很多。比方說曾經珍惜著某個人的心,或者是對於科學與實驗的熱情。不,說他完全失去了對科學與實驗的熱情也不太正確。事實上,在那件事之後,Hiro為了用自己的雙眼親自確認某件事,做過了一個實驗。

  

    那是什麼也證明不了,什麼也改變不了,就好像用長滿鐵鏽的鈍刀割開底下藏著膿的痂,或是往已經做過防腐處理的屍體血管裡輸血那樣,毫無意義的行為。

  

    但是Hiro仍然做了。他用關於腦波感應系統的知識(現在已經用不著了)和認識的生物研究所換得了一束用細胞培養技術製造出的肌肉。那束人造肌肉組織從進行拮抗收縮時的形狀變化,到表面那有點混濁的粉紅色澤都和健康的人類肌肉一模一樣,如果不是親眼看到研究員將它從培養皿裡拿出來,Hiro說不定真的會相信那是由人類身上取得的。

 

    「你想做怎麼樣的實驗啊?」出於事務上的習慣和好奇,那個人在把保冷箱遞給他時如此問了一句。

  

    「噢,只是一點簡單的小實驗而已。」他以淡漠的態度回答道。

 

    實際上他也沒有說謊,這個實驗真的簡單到足以令人發笑。回到自家的房間,Hiro打開保冷箱,讓肌肉樣本的溫度上昇到和人體相同,並且給予充分的營養。預備完成後,才找出座式噴燈放到桌子中央,然後花了久得讓人厭惡的幾分鐘將它打開。彷如石蒜花的深紅色澤,染上了窄小的四壁與Hiro的臉。

 

     他調整了一下噴燈的針閥,讓火焰以和爆炸相似的模式噴出,然後一咬牙,用鑷子夾起那束肌肉組織放上噴燈,鮮潤的健康肌肉觸到火焰時先是像有感覺那般倏地抽動了一下,然後就在烤炙中逐漸僵硬。

  

    這是蛋白質變性,Hiro用頭腦中還能客觀思考分析的部分,冷漠地為眼前的景象做著註腳。接著肌肉的表面開始縮皺,並且明顯地朝著一個方向捲曲。這是因為曲肌的力量大於伸肌。屍體被焚燒後特有的「拳擊手姿勢」就是這樣造成的。

 

    Hiro繼續握緊鑷子,讓它被火焰包卷。蛋白質燃燒後生成的二氧化硫臭味在房間裡瀰散開來,刺痛了Hiro的鼻腔。但他仍然只是目不轉睛地凝視著眼前的「化學變化」過程。

 

    自噴燈管口噴出的,沒有止盡的火焰暴虐地灼燒著那束人類肌肉,被宿命一般的鑷子牢牢固定住,無法移動至任何地方的它也只能任由火焰烤炙它,以光和熱將它破壞。在火焰中燃燒著的人類肌肉漸漸失去了原有的顏色和形狀,最後完全碳化,變成與任何燃燒過的有機物毫無二致的,乾澀焦黑的碳。再也無法分辨出原先是什麼了。

 

    是的,人生就是這樣,就只有這樣了。不管心裡藏著什麼夢想著什麼掛念著什麼,被別人寄託著什麼盼望著什麼或是珍惜與否,到最後也都只是像這樣被毫無理由的死亡給吞噬掉。

 

    Hiro熄掉座式噴燈,丟下鑷子爬回自己的床上,蜷縮起身子,把臉埋進了還殘留著火焰與死亡氣息的掌心裡。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