宵山 つばめ

大概是個放文的,APH、UL和BH6同人為主,BG、BL、GL兼有
布袋戲相關創作今後將更新於子站→http://senya-ichiya.lofter.com/
噗浪→http://www.plurk.com/tsubame0716

【UL】討人厭的妳 (雪莉多妮)


閱覽前注意:


》CP為雪莉X多妮妲


》內含些許個人設定慎入


》如果以上都OK ↓






《討人厭的妳》


 


 




  我討厭這個女人!


 


  第一次看到雪莉時,塞滿了多妮妲胸口的就只有這個想法。


 


  那彷彿被毒藥侵蝕過,變得灰黃的綠色頭髮,像荊棘般一圈圈纏繞在手腕上的疤痕,還有如同溶解在大量的水裡那般稀薄的表情,都令她嫌惡至極。而讓這分嫌惡往上翻倍的,是那張臉孔竟然長得和她如同倒影般相似。為什麼我必須和雪莉這臭女人擁有一樣的面貌呢?明明我和那種破爛東西是不一樣的啊!不只一次她對著鏡子映出的自己氣得齜牙咧嘴。


 


  但是和這件事相比,之前的一切都算不上什麼--雪莉的作戰方式,竟是以刀割傷自己。


 


  這些血全部都可以變成攻擊力唷!她帶著那和往常一樣的淡漠微笑,如此對聖女之子說。然後就向著炎魔用匕首狠狠割開手腕。不吉的黃綠色血液噴濺而出,在空中畫出慘然的弧線。


 


  胸口好像被緊緊絞住,一股刺痛的灼熱湧上喉嚨,多妮妲感覺自己無法再觀看這個景象下去了。然而因為流失了大量血液而開始顫抖的雪莉,竟然仍是神情安祥地輕闔著雙眼。


 


  回到宅邸後,雪莉在自己的手腕上纏了些繃帶,稍微堵住傷口後就走進交誼廳。布勞已經在中央的圓桌上放了一些瑪德蓮貝殼蛋糕,但是雪莉卻沒有動它們,而是直直走向坐在窗邊讀著書的多妮妲。


 


  「臭女人妳止血了沒啊?噁!血還在滴耶!快去多纏幾圈繃帶啦!」看著她那仍在不斷滲血的手腕,抱著書的多妮妲沒好氣的說。雪莉也沒搭話,只是從放在她身旁的小盤子裡抓起一顆草莓巧克力馬卡龍咬下。


 


  「喂那是我的!妳這臭女人憑什麼吃?」不意外的聽見了多妮妲憤怒的抗議,她握緊了拳想揮過去,卻在發現雪莉擋在臉前的是負傷的左手時趕忙縮回了拳頭。小小的微笑浮上雪莉的嘴角。氣得滿面通紅的多妮妲站起身,張開手狠狠扇了她一耳光。


 


  這一巴掌打得太用力了,雪莉整個人失去了平衡撞在多妮妲身上。多妮妲露出勝利的笑容想推開她,雪莉卻趁這機會張開雙唇,一口咬在她的鎖骨上。


 


  這下帶著得意微笑的人變成雪莉了。她滿意地看著多妮妲燒得像挨了三巴掌一樣紅的臉和鎖骨上明顯的齒痕,然後趁她反應過來之前轉身逃走,還不忘把已經被咬了一口的馬卡龍放回盤子上。


 


  「妳怎麼套上小斗蓬啦?」隔天出門去解任務時,瑪格莉特帶著笑意問。


 


  「囉嗦要妳管!」多妮妲氣呼呼地撇過腦袋。將瑪格莉特的輕笑和伯恩哈德的嘆息全都甩在腦後。


 


 


 


  之後只要兩人身處在同一個空間,那裡的氣氛就會瞬間變得和拉緊的弓弦一樣緊張。任誰都看得出來,多妮妲胸中的怒氣正在不斷地累積著。


 


  終於在某一天,聖女之子把她們兩人安排在同一組裡,準備去討伐斬影森林的首領時,這股怒氣終於完全爆發了。


 


  「我不要!我不要和這女人一起!」她幾乎是歇斯底里的叫喊,她討厭雪莉,更討厭看她傷害自己的模樣。那種比一切噩夢都要更恐怖的景象,已經不想再看到了。本來就是嘛!那種醜八怪女人受了重傷壞掉,不斷流血的畫面實在太難看了,心臟會像要裂開了那樣的疼痛一定不是我的問題啊!


 


  「大小姐該怎麼辦?先放棄嗎?」弗雷特里西蹲下身,向聖女之子詢問。同樣身為兄弟之一的他實在無法理解多妮妲如此討厭雪莉的原因。所以也不知道該怎麼幫她解開心裡的這個結。


 


  「繼續走吧!」望著那個從一開始就陪伴在她身邊的少女,眉頭緊鎖的人偶說道,總是堅強可靠的她,為什麼在雪莉也來到之後,情緒就變得如此無法安定呢?破碎的記憶還沒有完全拼湊起來,所以就連引導者也無法知道。然而假如不去面對的話,多妮妲心中的陰影是不可能消失的。俗話說解鈴還需繫鈴人,讓她們兩人在生死交關中並肩作戰一回,說不定就可以讓她們一起坦然面對生前曾經歷過的什麼,並且一起設法去克服它。


 


  「我可以的!」將匕首收起,雪莉溫柔的揉了揉聖女之子捲翹的金髮,然後轉過頭,對著還在死瞪他們的多妮妲大喊:「妳再不跟上,就一個人留在這裡囉!」


 


  「……」多妮妲粗魯的用拳頭擦去眼角的淚花,站起身跟上他們。雪莉一手抱羅布,一手牽著矮小的聖女之子,頭也不回的走在前面。弗雷特里西試著拍拍她的肩膀想安慰她,卻也被她狠狠一把甩開。


 


  越接近斬影森林盡頭的危險區域,多妮妲的精神似乎就越緊繃。剛如今出現的妖魔已經無法由弗雷特里西輕鬆解決了。然而雪莉卻無論如何都不肯讓多妮妲上場,只要牌一發下來就立刻一把搶走。在突破最後的夢魔巢穴時,雪莉的手腕上已經刻著好幾道傷痕了。


 


  「還好嗎?」弗雷特里西有些擔心的問。沒事的!雪莉也露出笑容回答。


  然而他們的狀況可不是這麼能夠樂觀。在砍掉帶頭的永夜夢魔後,弗雷特里西就因為傷重而不得不從前線退下。接棒的雪莉在接下牠的第一次攻擊後,就抽出匕首,對著黃昏夢魔狠狠割下手腕。


  砰的一聲,她倒了下來,飛濺而出的血隨著慣性作用力射穿黃昏夢魔的身子。牠發出聽不見的慘叫聲,漸漸消融在空氣中。統帥這森林的殘酷首領就要馬上出來,這場戰鬥也馬上就要結束了。然而雪莉卻倒下了,從她的衣袖中,掉出的是一張染了血的卡片。


 


  「什麼原來還有防卡!妳剛才怎麼不用?」衝到她的身旁,多妮妲憤怒的對她吼道。


 


  「特卡……已經快要用完了……這樣妳不就沒辦法上場了嗎?」死命張開地那雙琥珀色的眼睛,雪莉如此回答。


 


  「啊啊!妳在做什麼?就為了……為了那種原因?」


 


 


  品嚐著從手臂漸漸蔓延到身體深處的劇痛,雪莉滿意的笑了。從不知道多久的以前開始,她就不斷地在承受抹殺他人生命,以及自己的生命被抹殺的痛苦。如今純粹的疼痛,純粹的貼近死亡,已經一點都無法使她畏懼了。因為沒有心愛的人,所以死了也沒關係。因為有著心愛的人,所以為她死了也很好。這兩種心情之間,究竟有什麼界線呢?因為討厭她討厭得不得了,所以想亂七八糟的把她打個破爛。因為喜歡她喜歡得不得了,所以就連她受一點點傷都不想看到。不管這兩種心情在她胸中的界線是怎樣,現在我都要親手將它完全打碎。


 


  全身都染滿自己的血,已經氣息奄奄的雪莉,這回突然拚盡力氣,揪住多妮妲的衣領硬把她拉下,然後朝著她的嘴唇,印下一個滿溢鮮血氣息的吻。


 


 


  「上場吧!超級女主角!」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