宵山 つばめ

大概是個放文的,APH、UL和BH6同人為主,BG、BL、GL兼有
布袋戲相關創作今後將更新於子站→http://senya-ichiya.lofter.com/
噗浪→http://www.plurk.com/tsubame0716

【UL】UNLIGHT - Burden (伯恩瑪格) 03

閱覽前注意:

 

》CP為伯恩哈德X瑪格莉特 (精神上可逆,嗯),劫影組、熊菇可能包含

》腦補設定、自我解釋多量 

》R卡劇透可能


如果以上都OK ↓

 
 
 

《UNLIGHT》 Burden 03

 



    「好的。」伯恩哈德從地上站起,同時伸手扶起瑪格莉特。她的體重好輕,簡直有點不像正常人。難道是因為不習慣連隊供應的伙食,才會消瘦成這樣?或許該建議隊長調整一下工程師的飲食經費了。在他想著這些紛亂的事情時,瑪格莉特已經站起來了:「在發呆?」

 

    「沒……沒有啦!」回過神來,他趕忙跟著瑪格莉特,往那條通往連隊的小路走去。時間已是深夜,可是在滿月和滿天繁星的照耀下,腳下的路就像一條不斷往前延伸的發光帶子。雖然誰也沒有提出邀請,可是兩個人卻自然的牽起了手,而且在回連隊的路途中,都緊緊的握著彼此,完全沒有分開過。

  

    如果這段路能再延長一點那該有多好,這樣的想法大概曾經閃過自己腦海吧,不過即使已經配合了嬌小的她放慢步伐,這短短的距離還是一下子就走完了。終於,他們到了連隊的門口。伯恩哈德從口袋拿出識別證,值班的守衛便為他開了門。工程師與戰士的宿舍位置並不一樣,分開的時刻終於到了。瑪格莉特放開了他,本來被他握在手心裡的雪白小手張開來,在空中對他揮了幾下:「我回宿舍囉!再見!伯恩哈德先生!」

 

    然後她的身影就彎過走廊的轉角,消失了。一股奇妙的失落的失落感像海浪一樣沖上他的胸膛。這時,一陣小小的熱辣疼痛忽然從肩膀上縫合過的傷口傳來,彷彿在低聲提醒他:「這一切都不是夢。」


    既然不是夢……等一下!這時他才想起了還有另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趕忙轉身往醫務室跑去。

 

    「弗雷他還好嗎?」回到醫務室,伯恩哈德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衝到弟弟的病床前,向醫師問清他的狀況。

 

    「腹部的傷有點深,失血很嚴重,不過幸好輸了你的血,現在已經沒有危險了。倒是你啊,還是這麼逞強……不管了,肩膀給我看一下。」和他們有些熟識的醫師說明完了弗雷特里西的狀況,就要幫他檢查傷口。伯恩哈德脫下襯衫,露出已經被瑪格莉特處理過的傷。畢竟已經來到了醫護室,不讓醫師看一下還挺奇怪的。

 

    看到那縝密的包紮,醫師吃驚的挑起了眉頭:「咦?這是你自己包的?」

 

    「不,是一個剛好遇到的女科學家。」伯恩哈德老實的回答。

 

    「嗯,縫合的很好,傷口也確實的清潔了。只是看得出來因為倉促的關係,針距比較大。如果拆掉仔細地再縫一次的話,癒合後的疤痕會比較不明顯。需要嗎?」拆開那又染上了鮮血的繃帶,仔細檢視過傷口的狀況後,醫師歪著頭作出了判斷。 

 

    「假如不重新縫合,會有問題嗎?」

  

    「除了美觀之外,不會有任何問題。」他回答道。

 

    「那還是算了吧!」伯恩幾乎不經任何思考就做出回答。讓醫師為他重新纏上繃帶後,便走出醫務室。 

 

    為什麼不讓傷口得到更縝密的縫合以利復原呢?心中有個聲音悄悄問。因為不想讓瑪格莉特在那月夜中,努力為他縫下的每一針離開身體嗎?還是希望留下的疤痕可以成為讓他們再度相遇的紐帶呢?

 

    是因為假如重縫的話,又得再痛一次的關係啦!回答了那聲音,伯恩哈德勒令它閉上嘴巴,別再發表任何問題。

 

    自己的胸中卻升起了另一個無法回答的疑問。縫線總是要拆掉,疤痕也會隨著時間的流逝漸漸消失。倘若她就這樣回到自己所屬的中隊,什麼都不打算記得了,那該怎麼辦才好呢?

 

    而伯恩哈德料想不到的是,在傷口復原到可以拆線之前,他就和這個女人重逢了。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