宵山 つばめ

大概是個放文的,APH、UL和BH6同人為主,BG、BL、GL兼有
布袋戲相關創作今後將更新於子站→http://senya-ichiya.lofter.com/
噗浪→http://www.plurk.com/tsubame0716

【UL】UNLIGHT - Burden (伯恩瑪格) 02


閱覽前注意:

 

》CP為伯恩哈德X瑪格莉特 (精神上可逆,嗯),劫影組、熊菇可能包含

》腦補設定、自我解釋多量

》R卡劇透可能


如果以上都OK↓



  

《UNLIGHT》 Burden 02




        伯恩哈德以為縫合會比方才的消毒更糟糕,不過雖然依舊沒有麻醉,傷口卻在經歷過剛才瘋狂的疼痛之後有點麻痺,沒那麼疼了。他只感覺得到針穿過皮膚時細細的刺痛,以及綻開的肌肉被強行併攏時,彷彿被狠狠捏了一把似的牽痛像在跳華爾滋似的輪番上陣。但是女人可沒有像他這麼輕鬆。那潔白的額頭上已經覆蓋了一層薄汗,眉心也被擔憂推擠出了細細的皺紋。要在這種環境下準確又迅速的將傷口縫合,似乎消耗了她相當多的體力。


        終於縫合完那道又深又長的傷,確保它不會繼續裂開後,她又仔細地消毒了一次,然後蓋上紗布,用彈性繃帶將他的肩膀包紮起來。


       「這樣應該就沒問題了。」


        用手背擦去滴到下顎的汗水,她呼地吐出了長長的一口氣,接著用細巧的指尖解開了充作止血帶繫在他腋下的手帕,並且翻出一只和眼藥水差不多大的小瓶子,塞進他手中:「讓你在短時間內恢復體力的藥,喝掉它吧!」


       扭開藥瓶的蓋子,伯恩哈德一口氣將瓶中的淺褐色藥水全部喝下。藥水的味道很奇怪,有點苦,又帶點生薑般的辛辣味與若有似無的鐵鏽味。不過他倒是一點也不擔心這藥的效果──倘若這女人打算殺死他的話,應該不需要大費周章的替他治療傷口吧!果真,喝下藥後不超過五分鐘,就感覺到一股暖意從胃開始緩緩流到全身,因為劇痛和失血而有些虛脫的肌肉也恢復力氣了。看著他逐漸恢復血色的臉頰,雨過天青般的安心笑容在她臉上綻放:「太好了。」


      「對了,你的名字,是伯恩哈德對吧?」依然帶著那笑容。女人在他身旁坐了下來。


      「妳怎麼會知道?」伯恩哈德訝異的問,突然拉近的距離讓他有些不知所措。


       「就寫在剛才你拿給我看的隊徽上呀!」女人笑了,柔柔的笑聲就像微風從遠方捎來的鳥鳴。聽著這笑聲,伯恩哈德也禁不住露出笑容了:「我怎麼沒發現呢?」


        「不過,我還不知道妳的名字呢!」伯恩哈德望向她披在身上的白袍胸口,那裡並沒有繡上名字。


        「我叫做瑪格莉特,是從導都來的工程師。」她唸出了幾個音節,伯恩哈德楞了一秒才意會到那並非花名,而是她的名字。瞬間他感覺自己的臉頰燙了起來。幸好她似乎沒察覺到。


        「從導都來的?這麼說,妳也是隨隊工程師了!怎麼可以任意離開連隊呢?」腦海中浮起了自己中隊所屬的工程師,那個完全不懂得注意安全,讓人擔心到不行的任性傢伙還是男性,眼前的瑪格莉特可是個比他更纖弱的女人啊!


       「被美麗的月光給引誘,一回神就發現自己在湖邊了呀!」瑪格莉特露出甜甜的笑容回答,同時抬起頭往月亮望去。在月光的照耀下,她的側臉就像僅能盛開一夜的曇花那般,在黑暗中浮現出了鮮明的雪白色輪廓。那張笑靨雖然如此清晰,卻又帶著彷彿天明便會消失的飄渺虛幻。


        她真的是存在於此的隨隊工程師嗎?抑或只是自己想像出來的幻影?就在伯恩哈德幾乎要陷入疑惑的瞬間,一只雪白小巧的手握住了他沒有負傷的右手。


        瑪格莉特的手比想像中還要纖細。他簡直不敢施力,好怕一個不小心就捏碎了。透著粉紅色的整齊指甲輕輕的戳著他的手背,淡淡的體溫自那柔嫩的掌心傳來。僅是被這樣握著,僅是感受著這樣的體溫,他就感覺自己的手掌要融化了。啊啊!這世界上能夠懷疑的事情多到數不清,但是在此時此刻,瑪格莉特的手正被自己握在掌中這件事難道可能是假的嗎?


        帶著感激和憐惜,伯恩哈德用最輕柔的力道回握她。這雙不及他掌心大的小手,剛才正用盡全力為自己縫好了左肩上的那道傷啊!


       「今天真是太感謝妳了。」伯恩哈德認真地說道。他明白自己今天受到了多大的幫助。倘若沒有遇到瑪格莉特的話,說不定他真的會因為失血過量而在途中昏倒。


      「沒什麼的!」瑪格莉特仰頭迎向他的視線,閃動著柔情的玫瑰色眼瞳因微笑而瞇起:「能夠和你一起看見這片風景,我也很開心……不對……沒有沒有啊啊!」


       「咦!妳剛才說了什麼?抱歉沒聽見。」沒聽清身旁的瑪格莉特最後說了什麼,倒是看到她忽然激烈的搖晃起腦袋,伯恩哈德困惑地追問。

 


        「我什麼都沒說……只是在想,你的狀況現在怎麼樣了而已啦!」瑪格莉特停止甩頭,一把就將伯恩哈德的手拉到胸前,開始測量起脈搏。不曉得是不是錯覺,傳到指尖的搏動好像也快了許多:「看來你的體力恢復了。我……我們回連隊吧!」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