宵山 つばめ

大概是個放文的,APH、UL、BH6和寶石之國同人為主,BG、BL、GL兼有
布袋戲相關創作今後將更新於子站→http://senya-ichiya.lofter.com/
噗浪→http://www.plurk.com/tsubame0716

【寶石之國】その声のする方へ (帕帕拉恰X金紅石) 05

閱覽前注意:

 

》CP為帕帕拉恰X金紅石(露琪爾)

 

》含有大量捏造與自我設定注意

 

BGM:レミオロメン- 粉雪 Cover by Uru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Si6br3ToF4

 

 

 

 


  「我的房間在這裡?」被帕帕拉恰領著往寢室走去時,金紅石回想記在腦中的平面圖。


  「嗯,因為剛好是空房。」說明時,帕帕拉恰省略了「和我的房間在同側的」。


  房間內的佈置雖然簡素,卻乾淨又明朗。透過網狀的窗戶可以看見夜空。角落放著一個三腳燈架,木缽裡的水母是鮮豔的洋紅色。


  「這一隻是特別為你挑的。」注意到金紅石的目光停留在牠身上,帕帕拉恰得意的又將手指戳進水中。然而牠只是往一旁閃躲避開他激起的漣漪。


  「明天⋯⋯」環視了一圈被水母散發的彩光染成夕照之色的房間,再看向窗外深濃的藏青,金紅石有些不安的開口。


  「明天我會再帶你到其他地方。」帕帕拉恰以像在談論愉快事情那樣的平穩語氣應道:「想先去哪裡呀?」


  「不需要去找出我適合的工作嗎?」


  「那種事情慢慢尋找就好了,重要的是讓你了解這世界,說起來——」


  「這是你誕生的第一天呢!」


  「有沒有想要什麼當作生日禮物啊?」


  帕帕拉恰忽然說道,有如在誘引一般,深沉的聲音,而且隱含著「無論是什麼我都會做出承諾」的意志。


  「什麼都可以嗎?」金紅石問道。為了確認這個承諾是否真的容納得了他所真正想要的。


  「只要是你希望的,什麼都可以!」即使明瞭了金紅石藏在話語中的試探之意,帕帕拉恰仍然輕而易舉似的,許下了承諾。


  「那我希望明天,還有之後的明天,都可以像今天這樣。」和你在一起。後半句金紅石並沒有說出口,但一定已經和內含物的歌聲一樣迴盪在兩人的身體中了吧。


  「可是,要到什麼時候呢?畢竟我們擁有近乎無限的壽命,若是哪一天金紅石厭倦了⋯⋯」


  「那,就把每天從世上消去一粒砂,而緒之濱消失不見的那天做為期限吧!」金紅石說道。能和近乎無限的壽命匹敵的,近乎無限的數量,目前還只能夠想出這個。


  聽見這句話,帕帕拉恰睜圓了眼睛。蓮花色的瞳孔中央一瞬間透出窺見了地獄之底那般的幽暗陰翳。然而再次與金紅石對望時,已經恢復與往常一樣的清澄溫柔:


  「就這樣約定了!」



  這時,金紅石第一次露出了微笑。


  望著帕帕拉恰的雙瞳中,閃耀著明亮的光彩,形狀優美的嘴唇描畫出喜悅的弧線。像花開一般,真的像花朵綻放一般,因為心中滿溢著幸福而露出的,真正的笑容。


  在這世界上,我是第一個看見,不,是第一個使他露出這種微笑的人!彷彿有什麼巨大沉重的東西從身體內側撞擊著胸膛,帕帕拉恰幾乎感覺自己無法再直視著如此耀目的東西,必須要闔上眼睛了。幸好在下一刻,那笑容就從他眼前消失。因為誰都無法看見撲進自己懷中,抱住了自己的人的臉啊。帕帕拉恰一面注意不要讓他直接撞在自己身上,一面將手掌伸向金紅石的背後,一下又一下的輕撫他的後腦。


  「明明說什麼都可以了,竟然還只要這個,金紅石真是虧大了!」




  把金紅石抱起,放到床鋪上,帕帕拉恰將那在咽喉下方繫得端端正正的結鬆開,抽出重新變回一根扁平布條的領帶,接著一顆一顆解開襯衫的鈕扣。捧起金紅石的手肘為他脫下手套,再將指尖伸進襪口,把長襪從他腿上剝下。將這些衣物都掛上名為「衣架」的木框,手套與襪子也都疊好,放置在金紅石伸手就能拿得到的地方之後,帕帕拉恰才從篋中取出另一件同樣是白色,質地卻比襯衫輕軟許多的衣服裹住金紅石赤裸的肩膀。先將左襟蓋上他的胸口,再將右襟覆於其上。最後在腰間繫上衣帶固定住。兩片寬大的前襟在胸口交疊,感覺就像被環抱著。  


  帕帕拉恰掀開鋪在床上的棉被,蓋在金紅石身上,再仔細地為他壓好被角:「那麼晚安了,金紅石。」


  「晚安,帕帕拉恰!」


  在漂蕩著的,淺紅色的光之中,金紅石闔上了眼瞼,將眼球的功能開始運作後的第一天內,倒映在其中的景像一幕一幕地取下來。他回想起那鮮烈的橙紅、一望無際的海、蒼藍的天空,將一切都染成緋色的夕陽,還有緒之濱。金紅石在心中伸出手,拈起一粒雪白的砂,讓它落進虛空的縫隙中消失不見。眺望著什麼也沒有改變的景色,金紅石沉入了睡眠。



  把金紅石送回房間後,帕帕拉恰一面在走廊上昂首闊步,一面伸手把領帶繞在頸上的部分扯鬆,直接從頭頂上拉出,接著隨興的將它掛在前臂上。被套住然後又散開的長髮在空中晃蕩著。


  住在隔壁的黃鑽正要走進房間,看見這詭異的動作忍不住問:「你這是在幹什麼?帕帕拉恰?」


  「打領帶很麻煩呢!這樣明天直接套就行了!」朝著他揮了揮垂掛在手上的領帶,帕帕拉恰不以為意的說。


  「這點小事都⋯⋯而且你早上不是打得很高興嗎?」

  

  「是啊!」想到明天還能再打一次就更開心了!回味著今天早晨為他打領帶時那凝視著自己手指的視線,方才感受到的喜悅又浮上了心中。得在集合前起床去為金紅石著裝才行呢!帕帕拉恰愉快的思考著,打開了房間的門。


T.B.C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