宵山 つばめ

大概是個放文的,APH、UL、BH6和寶石之國同人為主,BG、BL、GL兼有
布袋戲相關創作今後將更新於子站→http://senya-ichiya.lofter.com/
噗浪→http://www.plurk.com/tsubame0716

【寶石之國】その声のする方へ (帕帕拉恰X金紅石) 02

閱覽前注意:

 

》CP為帕帕拉恰X金紅石(露琪爾)

 

》含有大量捏造與自我設定注意

 

BGM:レミオロメン- 粉雪 Cover by Uru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Si6br3ToF4



 

 

  握著他的手,金紅石試著將一隻腳踏在地面上,站立起來。或許因為穿上了「鞋子」的關係,腳踝以下傳來令人感到沉穩的重量。朝著前方跨出一隻腳,金紅石可以感覺到帕帕拉恰正屏氣凝神似的望著他,還交握著的手掌也傳來了「不行的話就交給我」的意志,但還是克服了撒嬌的欲望將注意力集中到足尖。喀、鞋跟在地面敲出了清脆的聲響,金紅石輕鬆的邁出了第一步。帕帕拉恰在短暫的一瞬間內似乎露出了失落的神情。但看到金紅石敏捷又優雅的動作之後立刻就變成了充滿愉快的驕傲。

 

  「我們居住的這裡叫做『學校』。」

 

  走出房間,帕帕拉恰向他一一介紹起各種「學校」裡的設施。教室、圖書館、工作室、宿舍,還有金紅石在醒過來之前居住的長期療養所。金紅石試著在腦中畫出平面位置圖。學校裡的各處都大致上繞過一遍之後,帕帕拉恰繼續牽著金紅石的手來到了外面。白晝的陽光從天上傾注而下,映入眼中的是水池的青藍與草原的鮮綠。名為學校的建築由一行仿如巨型生物遺骸的樑柱支撐著。因為走在樑柱投下的長影之間,帕帕拉恰的臉一下子沐浴在陽光之下,一下子籠罩在陰影之中。只有一頭豐沛的長髮無論何時都閃爍著耀眼的碎光,倒映在水面上就好像池中開出了豔麗的花。倘若一直凝視著那橙紅,現在存在於此的,自己的形色與意識彷彿全都會再次融化消失。金紅石闔上眼睛,將頭轉向身側。隔著兩層手套,曾經是一切的那紅色,依然握著自己的手。

 

  很快地走廊到了盡頭,帕帕拉恰領著他穿過淡青的水池,越過草原,踏入了海濱。強勁的風像看不見的簾幕那樣擋在身前。踩在砂上時,腳下傳來了什麼崩毀碎裂那般的清爽聲音,鞋跟陷了下去,但只要將重心稍微前傾便能維持平衡繼續自在的前進。蒼藍的大海一直一直延伸到眼睛都看不見的無窮遠處,在那裡和同是青藍色的天空連成一條線。浪潮像還不饜足於自己的廣大領地,又像依戀著陸地那般,不斷不斷地捲起白色的泡沫襲向沙灘。

 

  帕帕拉恰在陸與海的邊界處停下了腳步,指著在斜下方翻湧的浪濤,告訴金紅石:

 

  「這裡叫做『緒之濱』,我們都是在這裡誕生的。」

 

  「可是為什麼我醒過來的時候,就已經在『學校』裡了?」金紅石回想方才睜開眼睛,感官正常發揮作用時,就已經躺在那張床上了。沒有聞到海潮的氣味,沒有聽見波濤的聲音,頭髮與肌膚也都是完全乾燥的。

 

  「這個嘛⋯⋯可能因為金紅石,是特別的吧!」帕帕拉恰避重就輕似的以明朗的聲音回答道。



  「那個高聳的懸崖叫做虛之岬。另一側的海岸叫做雙之濱,白之濱在更後方。」帕帕拉恰就像在空中描繪某種圖形那樣,伸手指向遠處孤懸於海面的尖岬,與尚看不見的海濱。

 

  「這些地區的相對位置與方位,要牢記於心唷!」彷彿承受不住藏在話語中的哀傷意義,輕快的笑意消失無蹤,帕帕拉恰的聲音變得沈重而嚴肅:

 

 

  「因為,住在月亮上的『月人』會為了把我們做成裝飾品而來到這個星球擄走我們。」

 

  「所以,若是在巡邏時看見天上出現黑點,必須立刻知會老師並通報方位。」帕帕拉恰就像是在說「閉上眼睛,世界就會變得一片黑暗」那樣理所當然的事情一般,對金紅石說。

 

  「做成裝飾品?」金紅石無法置信的問,然而在下個瞬間,一切就變得比鏤刻在身上還要清晰。有種叫「月人」的東西覬覦帕帕拉恰的璀璨美麗,因此想要擄走他,將他做為裝飾品掛在自己身上,以為這樣就能佔據屬於帕帕拉恰的光輝生命,甚至變得和他一樣耀眼。開什麼玩笑啊?怎麼可能有這種事?驚駭、憤怒、恐懼、悲傷⋯⋯無數種初次具體感受到的負面情感一起在胸口回轉,變得越來越激烈。

 

  「害怕被帶到月亮上嗎?」看著他忽然像沉入了烏雲之中那般,變得陰鬱的神情,帕帕拉恰再次露出了笑容。伸長右臂勾住金紅石的脖子,豎起左手拇指指向自己的下巴:「放心吧!最強的我絕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的!」

 

T.B.C

 


评论

热度(29)